《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1984年,30岁的詹姆斯·卡梅隆推出了他的第一部自编自导的影片《终结者1》。这部耗资640万美元的电影在当年获得了全美票房3800万的好成绩,并获得了影迷和评论界的一致好评。《终结者1》的成功使詹姆斯·卡梅隆获在好莱坞电影行业得了他渴望已久的话语权。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1991年,影迷们翘首以盼的《终结者2:审判日》终于到来,这部科幻片续集震惊影坛,并且赚得2亿美元的全美票房,获得4项奥斯卡奖(最佳化妆、最佳音效剪辑、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音响)。这部电影将卡梅隆推上了与他曾经的偶像乔治·卢卡斯分庭抗礼的地位,也成就了阿诺·施瓦辛格在大银幕上最经典的人物形象。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终结者2》宣告了一个时代的来临:人们终于相信电影特效已经无所不能,唯一的制约只是创作人的想象力。它重新定义了娱乐片,达到了20世纪商业电影、尤其是科幻电影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事实上不讨论詹姆斯·卡梅隆的私人生活,单就他创作者的身份来说,他无疑是一位反对物化女性、致力于对银幕上女性形象的塑造和矫正的男性电影人。

在传统的好莱坞电影中,男性被认为是推动剧情发展、占据主导地位的核心,而女性则被认为是男性的附属,是作为满足男性的欲望而存在的对象。

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女性的地位不断提高,好莱坞电影中的女性地位也有了显著的提高,不再是作为男性的附属品存在,但在相当一部分主打女性元素的动作电影中,女性英雄们依然摆脱不了创作者男性审视的影响,最明显的莫过于当今火爆的超级英雄电影。

而不论是与同时代作品对比,还是放在当代,詹姆斯·卡梅隆电影中的女性主义都尤为明显,从《终结者1&2》到《真实的谎言》,从《泰坦尼克号》到《阿凡达》,再到今年的《战斗天使阿丽塔》和《终结者6:黑暗命运》,卡梅隆的故事始终聚焦着女性的成长和蜕变,以及她们对其所身处的社会地位、身份定位的思考与反抗。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在《终结者1》中,虽然影片开头就交代了莎拉·康纳的重要性来自于她将会孕育一个救世主,但所有面对危险胁迫的挣扎、觉醒、抗争和爆发,到来自于莎拉自身。

在影片结尾,莎拉挺着大肚子,开着敞篷吉普来到陌生又语言不通的地方,想着即将到来的风暴驶去。

这样一个自尊自立自强的女性角色,配上琳达·汉密尔顿的出色演绎,令该片自一众好莱坞硬汉动作片中脱颖而出。

在一个所有人都认为感性令女人更为软弱的时代,卡梅隆却提出正是感性,让女人变得比男人更坚强。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所以,当卡梅隆携《终结者6:黑暗命运》归来时,比起阿诺·施瓦辛格作为T800的谢幕演出,人们更关注的是琳达·汉密尔顿的莎拉·康纳的回归。

没有人会否认莎拉·康纳是卡梅隆终结者宇宙的真正主角。而莎拉的人物弧光和琳达的本色加成成为本片的最大亮点和成功。

时隔28年,这位被誉为好莱坞首位动作女星的琳达,回归了她演艺生涯中最成功的银幕形象。并且用她的人生阅历赋予了莎拉·康纳真实的沧桑与蜕变。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在影片的前半段里,回归的莎拉为这个看似全新的故事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观众对新主角丹尼的彷徨与无助有了更多的包容。这种命运轮回重演的绝望,赋予了故事更深层次的思想。

可惜的是,电影的商业化以其强大的干涉力令本片中的女性主义有失偏颇,被多度塑造的具有英雄气概的女性形象,更多是将男性英雄定位移植到女性身上,虽然这在赢得女性观众好感的同时也能吸引男性观众,但依然导致了女性细腻情感的缺失。

影片开头的怀旧式处理,还有开场被CG赋予青春的莎拉、T800和约翰·康纳,以及那简短却震撼的反转嫁接,确实给了等待了卡梅隆28年的粉丝们最令人唏嘘,又最符合逻辑的结局。

如果说卡梅隆主导的编剧团队赋予了故事最接近原初神韵的内核,导演蒂姆·米勒对动作场面的惊奇创造力则无疑为《终结者6》打造了炫目的外壳。

从工厂到公路的动作戏无疑可以媲美甚至超越《终结者2》的追车戏。蒂姆·米勒成功呈现了反派的压迫感,作为本片第一个大场面动作戏,需要有节奏地把新型号终结者REV-9的功能逐步靠动作展现完整。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REV-9是黑色固体骨骼+黑色液体金属,可以变化出复杂的机械(感谢电影科技的发展),能够分成骨头和空壳两个完整的个体,相互配合猎杀。作为最新一代的终结者,REV-9智商和模拟情商也很高,加布里埃尔·鲁纳略显阴柔的外形,赋予了这位终结者更具备恐怖谷效应的惊悚感。

而本片中的首席保护者,麦肯兹·戴维斯饰演格蕾丝散发了男女通杀的魅力。甫一登场便亮明了格蕾丝改造人的身份,影片中又用不小的篇幅塑造了她作为人类在充满绝望的末世中的挣扎和痛苦。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格蕾丝与被保护者,这一作的救世主丹妮,类似莫比乌斯环一样复杂的联系也是本片的一大亮点,更延续了卡尔·瑞斯与约翰·康纳的关系,弥补了在穿越时间线中两人未曾碰面的遗憾。

救世主丹妮,则塑造得有些令人遗憾,过于政治正确的设定,加上娜塔莉娅·雷耶斯过于青涩的演技,令这个人物形象略显尴尬,始终难以令人信服。

《终结者6》:斯瓦辛格老矣,尚能打否?

至于万众期待的阿诺·施瓦辛格的告别式演出,只能说T800这个角色在这一作的故事中有些画蛇添足。为了令这个前任终结者,杀死约翰·康纳的莎拉死敌,能够加入保护者团队,剧本赋予了他多到不合理的人性光辉,以至于这个人物线都能单独拿出来拍一部《变人》。

虽然水库下与REV-9的拼死一搏无比精彩,但就是不死的属性不仅削弱了人物行动本身的精彩程度,更削弱了反派独有的压迫感,甚至令首席保护者格蕾丝的定位动摇,致使最后本应感人的命运死结显得苍白。

尽管如此,《终结者6》的整体观感还是令人享受,尤其是前半段。

感谢蒂姆·米勒和特效团队的努力,久违的大银幕2D观影反而给影片的画面加分,而卡梅隆在延续他的终结者宇宙辉煌的同时,也不忘自我反思自我调侃的幽默还是能让人会心一笑。

最重要的是,这一作终于回归对命运轮回的挑战母题,令人燃起了对终结者系列重启的希望。

撰文:纳西里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