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这几天的好莱坞,熙熙攘攘非常热闹。那群拿过金棕榈的导演和漫威之间的互相批评,显得极其有料。

斯科塞斯、科波拉、肯·洛奇、锡兰,这些顶尖的导演,不约而同地在漫威问题上,发声一致。斯科塞斯说漫威电影“是主题公园”,科波拉说漫威电影“令人厌恶”。肯·洛奇说漫威是“商业行为”。锡兰更是说,“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看漫威电影”。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一时间,好像全世界所有的著名导演,都在批评漫威。当然,漫威系的导演和演员也没闲着。滚导表示,“早年间的黑帮西部片,也是无聊的,现在的超级英雄电影,就是西部片。”神盾局长说:“言论自由,每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只是,漫威的回应显得硬气不足,无关痛痒,不得已而为之。

其实,这些大导演和漫威之间的“冲突”,可以简单看做是迷影人和粉丝之间的互相不理解。更进一步说,这是一种人为的,设定壁垒和鄙视链的言论。很多人既可以喜欢《教父》、《好家伙》,也可以同时喜欢《复联》和《美队》。个人的喜好,并不产生价值观。而对于喜好原因的解读,才是价值观。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斯科塞斯真的只是不喜欢漫威电影么?恐怕不一定。假若你要问他“你对于近期上映的,那部看上去像是真动物出演的、CG影片《狮子王》感觉如何”。他大概有十之八九也会说“根本不喜欢,那就是个动物园”。而在现下的好莱坞,漫威就是这一类超级大片的代表,所以,斯科塞斯的言论,一定不仅仅只是指漫威,而是涵盖了整个好莱坞的工业体系。

从漫威屡屡被吐槽的态势来看,这些已经成为好莱坞票房中流砥柱的影片,并没有获得尊重。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票房买不来尊重,但尊重却可以因为票房而卖掉。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这种尊重,在现在的漫威电影,或者说好莱坞大片上很难获得。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在于,这类影片,最初的目的就是开发成大型的“摇钱树”。漫画拍摄电影,电影带动周边,周边再反哺IP。一部影片所撬动的,是玩具、床单、游戏、图书以及主题公园。既然是摇钱树,就要“投其所好”,也就难免“削足适履”。不过,赚钱和具有一定的“艺术追求”并不非不能兼得。

《黑豹》探讨了西部片的命题,并且将黑人剥削片重新带回到了大众视野。《黑暗骑士》则重新演绎了黑帮电影的高光时刻。金狮奖影片《小丑》更是重新回到了新好莱坞的伟大时代。而斯科塞斯,恰恰就是新好莱坞的旗手之一。

因此,超级英雄电影,并不是一无是处,而是要看制片方的目的是什么,导演的追求又是什么。归根结底,创作的自由度有多大。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好莱坞全球发行的策略,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导演和剧本的空间。《复联3》的制作成本超过了3亿美元,这需要影片至少拿到9亿美元的票房,才能刚刚保本。制片方不是慈善家,因此,电影成为肯·洛奇谓之的“商业活动”不足为奇。在这种票房压力下,人物变得扁平而又无趣,剧情成为温吞水的流水账,场面成为巨大卖点,堆砌明星,更不足为奇。

在好莱坞,有这么一个说法,那就是每隔20年,电影的主流都会巨变一次。从歌舞片到科幻片,从黑帮片到灾难片,从动作片再到现如今的超级英雄电影,莫不如此。而现如今的好莱坞,又在3D、CG、120帧等等新技术的加持下,转变的飞快。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斯科塞斯、科波拉从一呼万应的明星级导演,到现如今几乎被人忘却、个人招牌不再的境地,不过短短20年。这其中的落差,源自于电影工业(制作、发行、放映)出人意料的转变。

西方媒体曾经反问过,哪一家制片厂敢拿出1.5亿美元,给斯科塞斯拍《爱尔兰人》。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太多回报预期的影片。而斯科塞斯说,我要拍《美队》,漫威是不是会很顺利地送上3亿美元的预算。

所以,《爱尔兰人》筹备了20余年,没法拍摄。如果在《好家伙》的年代,这部汇聚了三大影帝的影片会成为众多制片厂争夺的对象。现如今,传统制片厂弃之如敝履,唯有流媒体新贵奈飞伸出了援手。一方面奈飞的盈利模式并不依靠票房;另一方面,在这个流媒体处在“鄙视链下端”的时代,奈飞需要斯科塞斯。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斯科塞斯和科波拉,并没有把电影当做赚钱的工具,而漫威则不同。科波拉只在乎自己是不是在电影中有所表达,只在乎自己的影片是不是能为观众和电影研习者留下些什么。要知道,他的上一部电影《远见卓识》,只在16个电影院进行了很有限的放映。我们不能就此批评科波拉“糟蹋预算”。而是应该换个角度去理解,他说漫威电影“令人厌恶”的根源是什么。

我们批评漫威的时候,在批评什么

电影工业,永远是追逐科技和利益的。所以,高科技大片(以科幻片为代表)一直走在电影工业的最前沿。可艺术总是受限于人的认知和对于工具(科技)的使用,一定是滞后的。这在电影史上,并不鲜见。有声电影出现之后,一大批默片大师,诸如爱森斯坦、卓别林,都曾经对此提出过批评。而彩色电影之于黑白电影,也是一样。费里尼的御用摄影师马尔泰利曾直言自己“厌恶色彩”。

假若把目光放回好莱坞,卢卡斯、卡梅隆和李安,这样的导演,都在开拓电影技术的使用,虽然现在看来有些影片的技术没有起到扭转乾坤,幻化成电影语汇的作用,但这些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的经验,都是后人的财富。

那么,批评漫威真的是政治正确么?假若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漫威宣布不再制作任何超级英雄电影,《黑豹》和《美队》就能变成《小丑》么?技术要如何参与到电影语汇的创新和艺术的实践里?现在的这个市场,究竟给科波拉、斯科塞斯多少空间——或许,这些问题才是批评漫威电影背后的真相。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作者 | 云起君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