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二十)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雨果奖”或“长篇”,会有惊喜出现!

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二十) | 长篇科幻连载

今日继续连载科幻作家康尽欢的长篇小说《脑内小说俱乐部》。

前情提要:

在梦境可以出售的时代,一块原本经过商业安全鉴定的梦境芯片忽然变成了恶梦芯片。

为了破解这个谜团以及救出陷落在梦境中的少女小绿,几名梦境救援者分头行动。

第一轮行动中,文七和金不文一度都陷落梦境中。

挖掘者谢蓟笙救出了金不文,文七被梦境原本的主人放出了梦境,众人视作最终兵器的燕如雪进入梦境,却卷入了一场魔王讨伐战。

燕如雪没有想到的是,和他一起在梦境显身的巨龙才是小绿的投影……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二十) | 长篇科幻连载

| 康尽欢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脑内小说俱乐部

第二十话 朋友,要读档重来吗

(全文约8000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燕如雪看着魔王稻草人在恶龙的手中化为灰烬,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恶龙和魔王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四处去冒险?然后,恶龙可能要打败别的怪兽,刷足够的经验包才能成为恶龙。而魔王要和多少英雄交手之后,才能够积累足够的声望,发动魔王军征服世界。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分神有点危险,但是,眼前的局面就是过于诡异,才让他不知道该想点什么。

他一直想要找到的梦境支配者,不是被囚禁的公主,反而是自己经历的各种梦境中总会遇到的恶龙,如果自己的内心会被梦境支配者读取,那不久如同是在和一个带着透视眼睛的人打牌一样被动。

自己到底要该怎样做,才能赢了梦境支配者,把她带出梦境?

人在面临想不通的难题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拖延时间。

燕如雪索性直接问小绿化身的恶龙,“这场魔王讨伐战,是你发起的?为什么你会化身成恶龙,投靠到魔王的旗下?你是故意的?”

“临场发挥而已,当你进入这个情境的时候,是你自己的心理投影带来了那个恶龙的躯壳,那也许就是你心底的某种情结所在吧,他可能会跟随你一辈子。而那条恶龙只是个概念,也需要这个梦境的某种情绪去填充,我就找到了机会,融了进去。”恶龙慢条斯理开始修指甲。

战场上的双方都愣愣地仰视着巨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

燕如雪听着小绿的回答,开始试着去理解小绿述说的概念,他忽然想到了时间流速的差别这个概念,又接着追问“你在这个梦境里,到底已经尝试了多少时间和故事?”

“时间?那是留给肉体去衡量自己的衰老用的单位,对于纯粹的思念体来说,时间不过是思考速度的测量单位,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到底经历了多久,时间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既不会老,也不会死,只是会不断变化和成长。”恶龙小绿亮出了她的手,她的手已经开始少女化,变得白皙,修长,虽然只有四个手指,且无比巨大,但是越来越像人类的手了。

燕如雪知道在这个梦境世界里,虽然梦境支配者也不能直接支配那些情绪与记忆碎片,但是,她一定会更熟练的融入到环境中,去利用这个环境的规则,并且,凭着相对清醒完整的逻辑能力去推动梦境向对她有利的方式发展。

然而,燕如雪作为金丝雀,也是有自己的诱导梦境的经验的。燕如雪决定冒险试试,如果能在梦境里击败所谓的梦境支配者一次,也许才能和她更平等的沟通。

要用咒语对抗吗?

燕如雪知道凭着自己的法师身份是很难单挑巨龙的,各种英雄梦境中,法师从来不是真正的主角。

但是,燕如雪也在多次的英雄梦境中找到了一个梦境中的“暗门”,大多数讨伐魔王或者勇者斗恶龙的梦境中,其实英雄最终总是会胜利的。不是因为魔王不够强大,而是因为梦里的英雄会潜意识把这个梦当作游戏的一种,而只要是游戏,就有规则漏洞。

于是,燕如雪再次问恶龙小绿,“小绿,你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游戏吗?”

“我并不喜欢这种战斗游戏啊,我那个喜欢冒险的梦。”

“既然你也承认这是个游戏,而你是反派的boss,而我只是个即将面临失败的挑战者,你觉得我该怎么办?”燕如雪笑着问恶龙小绿。

小绿一愣,然后脸色变了,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既然小绿也承认这是个游戏,而且她是大boss,那挑战者就可以读档啊。

燕如雪大声宣布,“我要读档!返回最近一次保存!”

现场的众人都呆了一下,空中的云朵中传来一声欢呼,“读档!读档!返回到巨龙抓住稻草人大魔王之前!”

整个世界卡住了,燕如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耳边响起了电子音符配乐的声音,当一切重新变得清晰,燕如雪发现自己正在从空中落下,冰雹在他四周飞落,攻击整个战场的所有人。

稻草人大魔王和巨龙开始升空,燕如雪想起自己好像要说什么,但是,他想不起来,他只是觉得那条巨龙才是真正的大boss。

战场上的众多战士还在惨叫,稻草人大魔王开始大声咏唱起一个咒语,他的四周开始有巨量的火焰精灵开始飞舞,黑暗之盾漂浮在他的四周,那是一个攻守兼备的咒语。

燕如雪觉得眼前的一幕似乎自己经历过,他努力试着回忆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是在做预见梦吗?还是说,我以前经历过的英雄梦境中有过当前的一幕?

燕如雪正在猜想,稻草人大魔王的咏唱已经完成,他最后喊出了咒语的名字,“荆棘大地与火焰之花”。

燕如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个咒语也是一个无差别攻击咒语,而且是包括攻击咏唱者自身在内一起攻击,所有,这个咒语的破坏力也比大多数群体攻击咒语要强。

战场上的所有人伤口上残留的干枯血液开始化作荆棘的种子,空气中凭空爆出火焰花朵,没有规律可寻,在整个战场的视野范围内,到处都在跳跃出燃烧的火团。

连那条巨大的恶龙也遭到了攻击,而且因为他本身无比巨大,他周围爆发出的火球甚至堪比太阳,巨大的光刺伤了所有人的眼睛。

燕如雪觉得自己也被烧伤了。

无数惨叫声响起,包括巨龙都发出龙鸣,那些被烧伤的人的血液让黑暗荆棘变得更粗壮,地面的荆棘汇集在一起变成更加巨大的荆棘,开始缠绕在巨龙身上。

稻草人大魔王忽然对燕如雪说了一声,“谢谢,在这个世界里,最强大的依然是那些信息碎片坚信的规则,而不是梦境支配者,甚至梦境主意识,只不过,很微妙的是,你作为玩家可以读档,但是你作为身在游戏中的玩家,不会记得读档前发生的事。而那个投身入反派角色的支配者,不能读档,甚至在读档这个规则里,也会被删除读档之前的跳过时间段里才有的记忆。”

燕如雪没有明白大魔王在说什么,他只是觉得大魔王没有进一步攻击自己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

稻草人大魔王看燕如雪没有反应,思考了一下,说“你暂时理解不了,就不用理解了,我只是告诉你,你进入这个梦境要找的那个人的精神体,就寄宿在这个恶龙的角色套壳里。你现在和我联手,就能暂时困住她,你就可以把她带离这个梦境。我不是一个梦境碎片,我是这个梦境里的主意识,或者可能是主意识之一。你到底想不想把她带出去?给你2秒考虑。”

燕如雪一秒都没用,“要,我该怎么做?”当一个梦境中的角色告诉你你是在做梦的时候,听他的建议,一般都不会错,这是燕如雪数年来在梦境测试中积累下来的经验。

“我的咒语都是纯攻击性的,我可以努力毁了这个意识混入者,然而,我终究还算是个人啊,不想杀死同类,那怕是同类的意识。所以,我接着用咒语困住她的反抗和行动,你想一个精神封锁的咒语让她沉睡或者停止思考,然后,我把她封印在小玩具里,你就可以把她带回去了。”稻草人大魔王说完自己的想法,就转身攻击巨龙。

巨龙小绿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这个梦境模式中,时间倒转了。

稻草人大魔王接着使出了强化黑荆棘与“水泥里的金发女郎”禁咒,体积无比庞大的巨龙因为被大魔王抢了先手,此刻毫无还手的喘息机会。

看到稻草人大魔王背对着自己攻击巨龙,燕如雪忽然想到,“我要不要来个双杀?万一这个稻草人大魔王其实就是小绿,她找个借口戏弄我怎么办?让我带出一个精神碎片出去来结束这个任务?等一等!这块芯片是营救试验用的复制的可写入芯片啊,不是和小绿大脑直连的那块芯片啊!我把她带去哪里啊?带回到我的脑子里吗?”燕如雪忽然发觉了这个诡异困局,这里原本只是在进行救援尝试,但是在一个最巧合的场景下有了实现的可能。而这个经验值和方法是不可复制的,谁知道在小绿大脑直连的那块芯片里,小绿会不会刚好也扮作游戏模式中的巨龙啊?

怎么办?怎么办?

我是不是应该先跳出这个模式回去问问,我又怎么确定,我回来的时候,还能回到这个特定的梦境环境中?

万一这个魔王没耐心了,真的摧毁了小绿的意识……虽然只是一个意识的复制品,但是,本质来说,和原本的小绿没有太大区别啊。

燕如雪发觉自己陷入了逻辑困局,他急需外界的帮助和意见。

但是,他还是个果断的人,他判定怎么把小绿带出去,那是下一步的事,现在首要的事情是困住这个复制小绿的主意识。

于是燕如雪开始咏唱咒语,“供暖第一天的热被窝”

每个秋季你都会怀疑人生,不知道自己去年怎么熬到供暖

供暖的第一天恰好是个星期六,你不想起床

你不想思考,你不想吃早饭

你甚至不想你的男朋友

供暖的第一天清晨的热被窝,把你的意识完全融化

你不想起床,你不想清醒

就让你在温暖中时间暂停!

燕如雪也不知道这个咒语到底有没有效果,他希望有效,他也觉得现在的环境很像自己咏唱的情境。自己刚刚咏唱完“你妈觉得你冷”的冰火系咒语,稻草人大魔王就咏唱了黑色与火焰系咒语,这完全就是刚刚供暖的睡眠感受啊,先冷后热,被窝黑洞。

燕如雪看着巨龙开始打瞌睡,眼皮越来越重,闭上双眼,身体被荆棘和水泥覆盖,满满变成一个巨大的水泥球,完全被封印了起来。

燕如雪和大魔王最初咏唱的咒语的效果在消失,大魔王讨伐军一方的人搞不清楚魔法师为什么忽然和大魔王联手攻击巨龙。

局势终于暂时稳定了,于是燕如雪喊了“暂停”。

燕如雪的视线之内,除了他和大魔王,所有的角色都不再动了。

“我有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你所在的这个环境是哪里?”燕如雪提问。

“应该是一块梦境芯片吧,我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和验证了这个问题。”稻草人大魔王说着给自己戴上了黑框眼镜,仿佛是想要标识自己是个知识分子。

“你知道你只是一块复制的梦境芯片中的主意识吗?”

“无所谓啊,我就是我……等等,你是说,这个侵入者也是一个复制品,最原始的侵入者在另一块起始芯片里?”稻草人大魔王比燕如雪预想的要聪明。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复杂多变的梦境,甚至没有个标准模式,我只是想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把这个复制品的意识带出去,来恢复那个失去了主意识的身躯。”燕如雪知道自己是在病急乱投医。

“我无法判断从复制的一刻到此时的一刻,究竟过了多久,因为我的意识并没有中断,我想,你也是在犹豫,这个困住她的模式,恐怕在起始的那块芯片里无法重现,甚至那块芯片里面的我,是不是还存在,以及愿意帮助你。毕竟,我是接触了那个少年,并让他给你们传递了信息的。”

“那个少年,是文七吗?他没有给我传递什么关于你的信息啊。”燕如雪努力回忆,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是因为在梦境里的模糊度导致自己缺失了记忆,还是文七确实没有记下自己在梦中所有的经历。

“这些细节不重要了,我只是想说,机会只有一次,你或者带着这个意识走,或者自己离开,但是你要知道,你再回来时,不一定还能进入这个梦境状态。我也会在这个梦境的剧情完成前,摧毁这个龙蛋,那个意识复制体死掉了,我在这个梦境中才能保持自我的完整,反正,我和她不能在这个梦境中共存,那只会导致权重失衡,我们都只会被碎片化,失去自我。”稻草人大魔王很果断。“给你五秒钟考虑,你不可能一直保持暂停状态,那些意识碎片和情绪碎片毕竟不是真的游戏程序,他们会崩溃暴走的。你看,那些暂停的角色开始变形了。”

燕如雪扭头看了看,果然,那些角色的形状开始不稳定了。

然而,现在的联线通路,退出这个梦境之后,就是梦境体验仪的缓存部分和自己的大脑,自己有能力控制住另一个人格意识进入其中吗?

一秒

两秒

三秒

四秒

“我带她走。”燕如雪说出这句话,开始忍不住佩服谢蓟笙,谢蓟笙如果真的都是每次直接进入梦境失落者的脑机联线系统,又把梦境失落者顺利送回自己的大脑意识,他自己再返回自己的大脑系统,这个事情描述起来很简单,但是,那个家伙的人格要多完整和坚韧,才不会在这些行动中失落自我,甚至被别人的意识干扰而被改变自己的潜意识。

稻草人大魔王笑了,他的稻草开始脱落,荆棘王冠也解开了,那个龙蛋开始缩小,交到燕如雪的手中的时候,不过是一个一元硬币的大小。

稻草人大魔王伸出手,比了一个弹指的姿势,“就此告别,希望永不再见。”

燕如雪只觉得额头一疼,有一种宿醉之后头疼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同时听到了机器发出的警报声。

他甚至来不及睁眼,只是努力或者觉得自己已经努力喊了出来,“快把我转接到小绿的那台机器,我找回了她的意识。”

燕如雪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的声音确实传了出来,房间里的几个人都惊了,成不然最先发出欢呼声,手下却没有停,立刻拍了王列侬一下,“快转接,他们两个都不在一个房间,我们要挪谁的机器?”

王列侬冷静许多,“你们这些家里只有一台机器的人,是不会懂得的。整个俱乐部的梦境体验仪都是和中控主服务器链接的,只不过,每次双机跳连,系统都自动会向工会报备的,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王列侬手上快速操作着,同一秒之内,远方的工会中心终于发觉了脑内小说俱乐部有了越线操作。

燕如雪不知道那个梦境中的稻草人大魔王和自己的联手封禁,到底对小绿的意识复制体产生了怎样的压制作用,他只是可以凭着直觉感知,小绿的意识并没有在自己的脑海中苏醒和泛开。

外界的快速跳连操作,对他的大脑还是产生了损伤,他的精神头感觉有一种撕裂感,周围的黑暗如同潮水褪去,但是黑暗之后依然是另一种黑暗,只不过,原本的黑暗是一种仿佛气态的黑暗,是不可见。新的黑暗是一种液体状态的黏稠感,是质地上可见的黑。然后,这种黏稠的黑开始稀释,变成了五颜六色交杂其中的黑色。

黑暗之中,一双手伸出,从他的手中接过那个龙蛋,

燕如雪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他看着在那双手上那个龙蛋,开始变大,然后外壳开始碎裂,一个婴儿从蛋壳的碎片中飘起,然后开始飞速成长,她的发丝与黑暗相连,周围的一切开始有了模糊的形状,随着那个婴儿变成女孩,周围的一切开始定型成一个巨大的剧场,然后蛋壳的碎片变成舞台,悬浮在舞台之上的女孩变成少女,少女睁开眼睛恢复了小绿的样子。

燕如雪坐在观众席里静静看着,他不知道这个梦境支配者的意识复制体,能否支配这个大脑与身躯,以及在之后的时光里,能否支配自己的梦境,还是说,这个女孩的意识只有在那个含有超量信息的梦境芯片中才能吸取力量而进化成一种超级存在。

他就像等着一出戏正式开场的观众,心底充满了不安与期待。

小绿完全成型了,身上也浮现出了衣服,那是深蓝色的天鹅绒晚装,显得小绿的皮肤很白,她的头发没有盘起来,自然披在肩上,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妆,皮肤真的如同刚刚剥皮的鸡蛋。

“原来拥有身体,是这种感觉啊。”她笑了,然后,舞台的大幕忽然落下,周围又是一片漆黑。

坐在一片漆黑里,燕如雪渐渐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梦境体验仪里,他似乎是安全地从小绿的脑海中退出来了,不是沿着梦境的回路通道,而是,自然而然地退出来了,就好像随着潮汐褪去,从别人的陆地上退回了自己的海洋。接连两次的退出梦境,联线他人大脑,再滑出别人的思绪,燕如雪觉得自己似乎缺少了一些东西,那种失落感和泛空的感觉是如此陌生。

然后,他就听到了大家的欢呼声。

“小绿脑波恢复了。”

“小绿醒过来了。”

燕如雪坐起来,看到大家的兴奋的表情,他又认真想了想,发觉自己好像失去了情绪的波动,他甚至没有为此感到慌张,他只是觉得有种抽离感,周围的一切,似乎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就好像突然有一层一层的保鲜膜把他之外的每一件事物和人都裹了起来,他们在视觉上离自己如此之近,在意义上却和自己没有半点瓜葛。

燕如雪也走过去,去看看那个叫小绿的女孩,一个用“备份意识”恢复了清醒状态的女孩,到底会和原本的状态有什么不同。

这时,文七站到了他的面前,脸色涨得通红,激动的握着拳头,大声说“燕老师,太感谢你了,就像最初说的,我想成为一名金丝雀,请您收我为徒。”

燕如雪听到了文七的请求,他想要拒绝文七,具体的理由他想不起来了,他只是记得,文七存在着某种能力的缺陷,不适合成为金丝雀,这个理由来源自哪里,他也不清楚。他觉得自己的记忆系统似乎有种……被清空了一部分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急速跳连引发的结果,还是因为曾经把小绿的主意识带入自己脑海中,引发了超载。他冷静地思考自己此时的不正常的状态,而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能这么冷静,就已经是很不正常了。

那个叫小绿的女孩,这时也走了过来,对燕如雪礼貌一笑,用九十度鞠躬表达谢意,“非常感谢您,把我从梦境中带了出来,虽然,我现在对这个世界有点陌生感,但是,我想,我也会慢慢恢复过来吧。”

这时,警铃声响起。文七疑惑地听着铃声,又想起自己是在梦境中被模拟清醒过来时听到过警报声,这个情境,自己仿佛已经经历了一次,他恐惧地望着王列侬,生怕他说出自己在梦里听到过的台词。

王列侬也看到了文七在看着自己,他耸耸肩,“没事,应该是行会的人发觉了我进行了跳连操作,这种违反行规的操作,快速就近叫了安保公司,授权了对这个俱乐部的临时审查,大家不要慌,实话实说就行,反正小绿已经救出来了。”他拿出手机,试着拨通苏纤姐的电话,心里也做好了打不通的准备。

然而,电话接通了。

王列侬如实向苏纤姐报告,“店长,小绿救出来了,但是,因为情况紧急,只能使用双机跳连,而且是直接进行脑连接,被行会发现了,现在审核小队已经开始要封俱乐部了,你快回来吧。行会的正式工作人员应该也快到了。”

已经在咖啡厅和谢蓟笙谈好了合作条件的苏纤姐,此刻已经没有最初那么慌张了,她平静回答王列侬,“我十五分钟之内赶回去,小绿姑娘的精神状态稳定吗?有没有后遗症现象?”

“现在还没有,你尽快赶回来吧,最好是比老板先回到店里。”

(未完待续)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