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2019年10月30日,是金庸先生去世一周年。

记得去年这天,金庸驾鹤西去之时,“六小龄童”章金莱,发布了一条悼念微博:【有幸出演金庸小说《连城诀》电视剧,愿金大侠一路走好!】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六小龄童因为86版《西游记》“美猴王”孙悟空这个经典形象,常年累月重播,被定格太久,以至于多年以来,都接不到更多展现自己多方位演技的角色。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2004年播出的《连城诀》电视剧,算不上什么热门剧目,拍摄条件雪岭寒风,可说十分艰苦,“花铁干”更是个人人唾骂的反派角色。可是从演技发挥空间到戏份,对这三十年来的六小龄童,都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六小龄童也极为用心,将这个“伪君子”诠释得非常到位,极贴切原著 ,从道貌岸然、人人敬仰,到心理崩坏、信口雌黄,行事颠三倒四,最终在大众面前形象崩塌,为万人唾弃,

可以算这个角色的历史最佳版,证明了他从来不是只会演猴子,而确实是一个演技非常精湛的老艺术家。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只可惜,《连城诀》本就是金庸先生最冷门的小说之一。这部电视剧虽颇受原著迷好评,却也并未大火。男女主角,吴樾(饰演狄云)和舒畅(饰演水笙),以及六小龄童、计春华(饰演血刀老祖)等老戏骨的辛苦,并未得到更多回报。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连城诀》一书,把一个阴鸷而令人窒息的现实世界写的穷形尽相,写“铃剑双侠”的重逢和决裂那一段,极其精彩,于不动声色间极尽世故人情,约略可以看到后期《鹿鼎记》时代的圆熟老辣。

这一回的题目叫做《羽衣》。“雪谷羽衣”这段支线剧情,寥寥数笔,就写透了一对名为“铃剑双侠”的情侣的爱情悲剧。

“铃剑双侠”之一,是该书的女主角水笙,另一个,是她的表哥汪啸风。相信对这个人物的印象,绝大多数读者也就视如宋青书、郑克塽、卫壁一般的趾高气昂、心胸狭窄的”少年英侠”。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这样的典型炮灰型男配角,在金庸小说世界里,当然是不配得到真爱的,所以女主角最终也明智地理所当然地转投他人怀抱,和男主角狄云共建连理,好一个意料之中的大团圆结局。

不必讳言,笔者初读《连城诀》一书时,对汪啸风此人,同样也是这个印象,然而时隔几年后,重温一遍时,因着彼时理解的不同,所得到的观感也完全两样:

只看到了一个真心付出爱情,真心守护爱情,却遭到了背叛与伤害的性情男子,为之无限惆怅。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汪啸风对水笙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在一个不知名的江湖人氏口中,“这位汪家小哥对水姑娘倒是一片真情,雪还没消尽,他就早了两日闯进谷来”。等到汪啸风正式出现,却“突然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原来汪啸风听到了水笙的声音,大喜之下,全没留神脚下的洞坑山沟,一脚踏在低陷之处,摔了一交,随即跃起,急奔而来。”

武功高强之士,居然走路会摔跤,整个金庸小说里面只有两个人。殷梨亭是知道了纪杨二人感情的真相,心神激荡。汪啸风却是听到了水笙的声音,情不自禁。

汪啸风自然早就知道血刀僧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早就断定,水笙被血刀僧抓去大半年,失身是免不了的。然而,他还是在雪谷外苦等了大半年,而且雪还没消就急急赶来。他并不是来救一个处女,而是来救一个他以为已经失身了的情人。

血刀老祖: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见面之后,“两人奔到临近,齐声欢呼,相拥在一起”。接着,汪啸风生怕水笙心里难过,抢先表明心迹,说道:”表妹,自今而后,你我再也不分开了,你别难过,我一辈子总是好好地待你。”

这“你别难过”四个字,可圈可点。汪啸风的言下之意,是在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嫌弃你。虽然你不幸非情失贞,但我汪啸风并不放在心上。

二人真正决裂,是为了那件羽衣。

【汪啸风见那件羽衣放在她卧褥之上,衣服长大宽敞,式样显是男子衣衫,心头大疑,问道:“这……这是什么?”水笙道:“是我做的。”汪啸风涩然道:“是你的么?”水笙冲口便想答道:“不是我的。”但随即觉得不妥,踌躇不答。汪啸风道:“是件男子衣衫?”声音更加干涩了。水笙点了点头。汪啸风又道:“是你织给他的?”水笙又点了点头。 汪啸风提起羽衣,仔细看了一会,冷冷地道:“织得很好。”水笙道:“表哥,你别胡猜,他和我……”但见他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憎恨,便不再说下去了。汪啸风将羽衣往卧褥上一丢,说道:“他的衣服,却放在你的床上……”】

自己心上人,亲手给别的男人织了一件羽衣,而这件衣服偏偏放在自己心上人的床上。当此之际,任何心态正常的男人,都不能不有所疑心。也许只有韦小宝或许不怎么在乎。假若换作令狐冲,多半会“心中一酸,宁愿立时死了”;若是杨过,只怕已经开始狂吐鲜血了。

水笙和狄云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汪啸风的性格,似乎比较接近陈家洛,虽然心中大泼其醋,表面上却极力装作不动声色。等到狄云傻乎乎的跑出来越描越黑,而水笙偏又表现得对狄云颇为关心。这时候任何一个男人,若还能保持冷静,除非他根本不爱水笙。

汪啸风是个男人,而且深爱水笙。

归根结底,很多男人所在乎的,原本不是那一片若有若无的膜,而是女人的忠诚和专挚。女人的守身如玉,关键不在是否真的“身如玉”,而在一个“守”字。非情失贞,大多数男人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假若那失贞是出自心甘情愿呢?

汪啸风可以不在乎水笙是否真的失身,却不能不在乎水笙是否变心。汪啸风对水笙的决绝,不是因为水笙“失贞”,而是因为在他看来,水笙已经变心了。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贞”,原本是心贞,而非肉体上的贞。杨过可以不在乎小龙女的失贞,因为小龙女所失的,只是肉体的贞,而非心贞。汪啸风却不能不在乎,因为,水笙根本不肯给他一个解释,而他看到的一切,都表现出,水笙已经失了最宝贵的“心贞”。

男人和女人,假如仅仅是肉体的结合,假如彼此间仅仅只有欲望,那就无所谓贞不贞。就好像韦小宝对他的夫人们一样。

可是,假若是你深爱的人,假若是你想一生相守的人呢?

对汪啸风来说,

为救爱侣的挥剑奋战,只手相连后的咫尺天涯,都远去了。在雪谷外的苦苦守候,整整半年,她却在为另一个男子细心织着羽衣。

短暂重逢的喜悦, 海誓山盟的诺言,却被不再信任不曾体谅冲得无影无踪。

且不说众口烁金积毁销骨,要相信被淫僧掳去半年的表妹依旧无垢,这种童话中才会出现的事,不是太强人所难了么?

汪啸风本愿承受爱人的一切伤,抚平她的一切痛,水笙却只当他在冤枉、在诬蔑、在伤害。

怎样的处事得体,顾全双方的体面,顾全大家的体面,在水笙看来,都成了对她的冤枉、诬蔑和伤害。

其实,对一个男人来说,

当女人真心爱着你的时候,心里只装着你一个的时候,怎样的不快她都会体谅,错也是对;

当女人已经变心了,当她心里装了别的人,当那个人的影子越来越大,你的影子越来越小时,对也是错,裂痕早已产生,每一点轻轻的碰撞缝隙都会扩大;当女人甚至不愿向你撒谎时,当女人甚至不愿去掩饰去解释时,一切都已徒劳,爱情已如逝水。

青梅竹马,廿年相守,敌不过半年的生死一线,动魄惊心。

汪啸风提剑去杀“欺辱表妹的淫僧”狄云时,水笙却只当他是小气,是嫉妒。

水笙打汪啸风的那一巴掌,只是给一切做了了断。但一切的终结,早早在她在雪谷的假装摔倒,嫣然一笑去哄骗另一人时,就已注定!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其实,在感情的天平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汪啸风,是水笙,是狄云;是狄云,是戚芳,是万圭;

是殷梨亭,是纪晓芙,是杨逍;是令狐冲,是岳灵珊,是林平之;是于万亭,是关明梅,是陈正德,是慕容景岳,是薛鹊,是姜铁山……

狄云是主角,他得到了水笙;令狐冲是主角,他得到了任盈盈;即使是殷梨亭也终于有了他的杨不悔;慕容复还有个阿碧痴心守候……

而汪啸风呢,最后只配去黄金大佛下充当一个夺宝的小丑么?

一切本不该是这样的 ……

狄云拿着那对做绣花样子的纸蝶,耳中隐隐约约似乎听到戚芳的声音:「你瞧,这么作孽!人家好好一对夫妻,你活生生把它们拆散了」

狄云与戚芳:

六小龄童出演伪君子的这部金庸剧,原著小说令人越看越心寒

铃剑双侠,劳燕分飞!

(本文部分内容,为【最后的浪人】原创撰稿,授权【狐狸晨曦】整理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