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ACG资讯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Netflix原创的首部华语剧《罪梦者》在10月31日正式上线了。

有Netflix的金字招牌,再加上张孝全、贾静雯、范晓萱、王柏杰在内的豪华卡司阵容,这部剧在上线之前,就赚足了期待。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然而,高期待最终换来的结果,算不上理想。豆瓣评分6.6,IMDB5.8的分数还没有及格: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这样的成绩,和上半年由台湾公视与HBO Asia合作推出的《我们与恶的距离》超过17万豆友打出的9.5的高分相比,差距未免太大。

不仅口碑,《罪梦者》的话题和热度,也远远不及后者。

所以,Netflix筹备已久的首部华语大剧,就这么扑街了吗?

在这之前,Netflix已经开始在亚洲积极拓展它的原创作品的版图了,日剧《火花》《全裸导演》,韩剧《王国》,以及印度的《德里罪案》,都收获了不错的评价。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Netflix原创韩剧《王国》

可以说,Netflix亚洲的原创作品,基本代表着质量保障。这一稳固的全优记录,直到《罪梦者》才开始有所松动。

那么,《罪梦者》的质量真的如它的分数一样让人失望吗?

在聊这个问题前,我们还得先来聊一聊Netflix的创作机制。

从《纸牌屋》开始,Netflix就掌握着一项必杀技,那就是大数据。根据大数据的筛选,选择出最能满足观众观看需求的类型和元素,在这个基础上加以创作。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纸牌屋》让公众了解到大数据创作机制

另一方面,Netflix在进军外国的过程中,都会与本土创作者进行密切的合作,在基本的框架下赋予对方自由的创作空间。

一边是大数据的支持,一边是创作者的意图,在结合这两者的过程中,就要考虑到商业与艺术的平衡了。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火花》就是一部文艺气息浓郁的Netflix原创日剧

《罪梦者》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局面:

Netflix给到的剧集创作者的关键词是“复仇”“逃狱”和“兄弟情”——相比HBO Asia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所拥有的争议和话题性,这个“命题作文”显然更加类型化;

但导演陈映蓉的加工和呈现,却是一个“去类型化”的过程——虽然有着种种类型噱头,但这部剧却具备着极强的作者化意识。

简单来说,相比一部商业类型剧,《罪梦者》更像是一部极具作者风格的文艺作品。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而作者电影或剧集,必然会出现两极分化的口碑,《罪梦者》的大部分差评或许也就因此而来。

这部剧集围绕着张孝全饰演的死刑犯阿全展开,因为一起绑架案,他和自己的两个兄弟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本来在监狱里默默等死的他,突然听闻自己的儿子遭到绑架。

为了救回儿子保护家人,阿全和兄弟策划出逃并成功越狱,可是在重获自由之后,他却发现自己身陷进一个更危险的境地中。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罪梦者》的故事并不复杂,但却有着一定的观看门槛。导演陈映蓉打碎了时间和空间的顺序,在当下的时空中不断加入倒叙和插叙,整个剪辑也呈现出一种偏向于意识流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整部剧充满着超现实的元素,阿全的梦境也时不时地穿插交织在其间。如果仔细了解过这部作品,会发现它还有另外一个中文名,叫做“摆渡身“,导演解释过”摆渡身“代表着“中阴身”,也就是人死了但还没有投胎的状态。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所以剧中的阿全一度处于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状态,他在狱中等待死亡、回顾现实、经历梦境,虚虚实实,难以辨认,但只要稍一走神,就会失去故事的线索。

也就是说,这并非一部轻松不动脑的作品,反而需要你时刻投入和沉浸其中,所以很多观众大呼“看不懂”随后给出差评的原因,也大概如此。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导演陈映蓉这一“任性”的叙事方式,在她之前执导的电影作品《骚人》中就能找到相似的源头。

在那部电影里,她用超现实的宗教与梦境元素讲述了一个躁动不安的青春故事,同样收获了褒贬不一的口碑评价。《罪梦者》对这一风格的延续,也重现了电影《骚人》的命运。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骚人》

《罪梦者》其实是一部野心极大的作品,人们可以从中看到来自导演的许多独特的自我表达,除了梦境的呈现,剧集在其中某些场景布局,背景音乐以及台词情绪上,都有着别出心裁的讲究。

而在黑帮类型下,陈映蓉想讲述的也是一个带有东方道义和江湖气息的情感故事。亲情、爱情、兄弟情,也是她镜头下注重展现和捕捉的内容。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不能否认,在台湾电视剧已经高度商业化和模式化的今天,陈映蓉导演敢于通过《罪梦者》打破大众观看习惯的尝试是值得鼓励的。

毕竟,只有打破千篇一律的保守与常规,才能推陈出新。从这一维度上来看,Netflix对于华语电视剧特别是台剧,仍然带来革新性的积极影响。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话虽如此,《罪梦者》却也并非一部完美的作品。事实上,它存在着许多显而易见的瑕疵。

这其中,最基本也最致命的缺陷,也同样是故事太过简单。尽管导演通过剪辑的花样来营造出一种复杂和烧脑的叙事印象,但这并没有掩盖剧情本身的单薄。

从内容体量上看,《罪梦者》完全可以被压缩到一部电影的时间,但是它足足拍成了8集的电视剧。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当然,电视剧相较于电影而言能够提供给创作者更多的铺垫与展示空间,用以挖掘人物、构筑情节、渲染情绪、表达思想,但《罪梦者》中那些被用来填充时间的情节中,有不少是空洞而不必要的。

比如前几集中一首接着一首的背景歌曲,伴以角色各种各样的生活瞬间,俨然穿梭进了某首歌曲的MV现场;

又或者是剧中几兄弟之间无休无止的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动作戏,真是生猛、拳拳到肉的肉搏戏在一开始让人眼前一亮,可是到了后来反反复复出现了类似的打斗戏份,也让这最初的亮点变得无聊冗长、缺乏新意起来。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罪梦者》的角色塑造也算不上成功。核心人物是张孝全饰演的阿全,我们根据他的视角去回顾个人的历史,去探寻他的梦境,共同经历属于他的自我救赎。

除了张孝全的角色,剧中另一个比较完整的人物是许光汉饰演的林季子,他的动机、对事件的参与逐渐构架出这个角色相对丰满的性格,让人能够窥探到他内心的矛盾与挣扎,他值得被讨论和记住的亮点。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可是在这两个角色之外,剧中其他角色都显得有些扁平,不够完整,像是功能性的存在。

特别是女性角色,范晓萱饰演的妓女白兰和贾静雯饰演的阿全妻子静芳,本身都拥有许多值得拓展和挖掘的空间,却没有得到充分的探讨与呈现,完全沦为了故事以及其他男性角色的陪衬。

而且剧中每位演员,包括配角的表演都非常出色,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更可惜,他们还值得释放出更多有待被发现的维度与特质。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另一方面,《罪梦者》的叙事节奏存在着一些问题。

剧集用将近七集的时间,讲述阿全和他兄弟们的过往,以及他为赎回儿子与绑匪周旋的过程,铺垫起所有的悬念和前因。

而到了第八集,故事却以人物一段漫长的自白来揭晓最后的谜底——这样的操作方式明显有些太过敷衍草率,显得虎头蛇尾。

总的来说,这部剧集的本质问题就在于,导演想要表达得太多,却又无法实现精准、确切地传达,最终创作完成的也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

赚足期待的“第一次”,居然扑街了?

不过,用“烂”来形容《罪梦者》还是有失偏颇。就像之前说到的,作者风格就注定了作品口碑两极化的命运,一部作品的好坏是相对而论的,一千人眼中也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所以,而相比较于介意它的瑕疵,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或许是它的勇气。

至少,它敢于打破沉闷,敢于表达自我。

仅凭这一点,《罪梦者》就比无数华语剧要优秀得多。

原创文章,作者:电影通缉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bacg.com/archives/199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7868862@qq.com

漫网聊天群1,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