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池宝回来了

触乐夜话:池宝回来了

笑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图/小罗)

这是《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中小企鹅蕾拉的故事的续集。如果你不记得小企鹅蕾拉,请先阅读前情提要:《触乐夜话:小企鹅蕾拉》。

池宝回来的那天夜里,蕾拉正在自己的小屋里做手工。

今天的任务是一张花园铸铁桌。对蕾拉来说,这种工作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但她还是非常享受其中。自从池宝离开咕咕岛以后,这里的夜晚都是静悄悄的——说实话,安静得有点儿吓人。她只好把灯调到最亮,又用铁榔头敲出哐哐当当的声音给自己壮胆儿。没办法,岛上绝大多数居民的作息都比她要早,或者用她的好邻居,健身狂企鹅达的话来说,“比她健康”。

“什么健康嘛!”蕾拉正在给手中的桌腿上色,想起企鹅达平日里的唠叨,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真是的,开口闭口都是什么科学依据、肠道消化、不容易长胖之类的,叫人听不懂的话……可我看他也不过就是跟我一样的胖企鹅呀!”

健身哪儿有做手工有趣呢?在这样安静的夜里,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情,就像骑着摩托车飞驰。一不留神就会做一整个通宵,再迎着清晨的阳光一觉睡到下午,简直是再舒服也没有了。

但蕾拉最近才发现,做手工或许不全是一件好事。她听别的岛民说,池宝偶尔会在半夜里上岛来,有时是2点,有时是3点。每次都是只待一会儿就走。那个时间点她基本上都醒着呀!怎么就没有看到池宝?哦,她想到了,她都在屋子里忙自己的手工活儿——该死的手工活儿!

可是——当蕾拉冷静下来后,她意识到这似乎并不能解释池宝为什么不来找她。她的小屋明明就在池宝的小屋旁边。池宝从自己的小屋里走出来,一定能看到她窗户的灯光。她只要敲敲门就可以直接进来,蕾拉就可以把她精心设计的花园铸铁桌的手册送给她……可是她为什么不来?难道她不喜欢花园铸铁桌吗?还是说她根本就不喜欢手工?

在所有事情里,最让蕾拉生气的是小润。有一天傍晚,她正在树下乘凉,远远地就看到那只自恋的笨松鼠(这是她偷偷起的绰号)一扭一扭地走过来。蕾拉心想,瞧他那副样子,准没有什么好话……

“你知道吗?池宝昨天晚上回到了咕咕岛。”小润来到蕾拉跟前,骄傲地晃动着他雪白的松鼠脑袋,“她凌晨1点来了我家,幸好我还醒着!我们一起快乐地享用了一碟小圆饼干,是我特地为她亲手烤制的哦。不管怎样。”

蕾拉确实被气到了。她一句话也不说,气鼓鼓地站起来,又气鼓鼓地径直回到了自己家。坐在床上好一会儿,还是感到很气很气,胸中仿佛有团火在往外冒。但蕾拉毕竟是蕾拉,无论是对小润还是池宝,哪怕心里有疑惑,有怨言,她也不会气上太久——第二天在山坡上遇到小润时,她还认真倾听了他长达20分钟的艺术家演说呢。

可是,当她又一次从小雪那儿听说池宝回到岛上来的消息时,她忍不住了,她一定要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在蕾拉的心里,她当然希望池宝一直住在岛上,就像她们刚刚认识的那两个月一样。但其实她也想过,就算池宝有一天真的彻底离开了,就像她的朋友大常和余板,那也没有关系的,外面的世界还很广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志向……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那可是池宝呀!还记得当时刚上岛没几天,池宝就天天跑出岛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回来的时候都背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包——后来蕾拉才从豆狸那儿打听到,是狼蛛!

所以说,池宝绝对没问题的,无论是在咕咕岛,还是在别的什么岛,对吧?蕾拉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琢磨,那么,她为什么每隔几个月都会回到岛上来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想要找人倾诉呢?还是需要我们帮忙?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

“她来岛上都做些什么呢?”当天上午,在市政厅的广场上做广播体操时,她悄悄地向小雪打听。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小雪一边用力地伸展胳膊,一边歪着脑袋想,“摇一摇苹果树,捉几只虫子,好像还去了一趟市政厅,不知道跟狸克他们商量什么。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她就坐在……啊,对,就是这张长椅上,发呆。”她指了指广场上绿色的长椅。

蕾拉笑起来。是了,太典型了,这就是池宝。她记得最早的时候,当时市政厅附近还是一片荒芜,西施惠和狸克只能挤在帐篷里办公,那会儿池宝就经常搬一张小小的石凳坐在广场上,一旦有系着礼物的气球从天上飘来,她就会连忙跳下石凳,掏出怀里的弹弓,把气球射下来——经常要射上两三回才能命中。“池宝并不是什么天才弓箭手”,这一点蕾拉也记着。

哦对,蕾拉曾经感到气球这件事不太对劲儿。为什么天上总有飘来的气球,为什么只有池宝能将这些气球射下来?她去问小雪,去问企鹅达和罗斯,他们一脸疑惑地告诉她,他们从未看到过什么气球,并且让她不要再问这些古怪的问题。蕾拉有点伤心,她打算等池宝上岛来的那一天问问看。她和池宝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唷!池宝绝对不会说她古怪的——绝对!

可是好像从那会儿开始,池宝就再也没有来过。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蕾拉看到天上飘来的气球,她总是会想起池宝。到了今天,气球的事情早已不再重要了,如果她还能见到她,如果还能……

这天凌晨1点半,她刚刚给桌腿上好色,正打算将桌腿和桌板焊在一块,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她立马在心里翻了好大一个白眼。“好啦,企鹅达,能不能别再来催我睡觉了?”她咕哝着,看也不看一眼,只是忙着手头的事情:艰难地弯下身拿起准备焊接的小桌板,把它放在工作台上。

半晌,她开始感到有点奇怪。身后并没有传来企鹅达的声音,也没有传来任何别的声音——难道刚才的敲门声只是幻听?她忽然生起气来:天哪,企鹅达,你这个混蛋,我非要神经衰弱你才……

她正寻思着是不是趁着夜里给企鹅达的门上钉个封条,并为自己的聪明想法感到窃喜时,忽然看到房间里站着个人——那是个梳着齐刘海儿的姑娘,穿着格子连衣裙,头上戴着一朵小花……

是池宝!

是池宝呀!!!

蕾拉愣在原地,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

触乐夜话:池宝回来了

时隔数月,在凌晨1点多,池宝又一次来到蕾拉家

“那个,花……花园铸铁桌,有需要狸?”她结结巴巴地说。

啊,什么花园铸铁桌!我在说什么呀!而且我(他妈)为什么有了狸克腔?这么久都没见了,第一句话竟然是花园铸铁桌!她在心里着急得要哭出来:这下,池宝一定会认为我是一只古怪的企鹅了。

但池宝并没有说什么,她只是笑。一开始,蕾拉以为池宝是在笑她,气鼓鼓地瞪了她一眼,才看到她眼里的泪花。

在这一刻,蕾拉忽然释怀了。为什么天上会飘过气球?为什么这一年来总是不来岛上?为什么去了小润家而不是她家?为什么半夜坐在广场的长椅上?这些问题都不再重要了。蕾拉,这些问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池宝也很想念你,就像你想念她一样。

蕾拉感到自己的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她本来有好多好多话想说的。在每个做手工的夜里,她都会想到,如果有一天能再见到池宝,她会跟她说些什么?池宝,这是我精心设计的手册;池宝,我获得了好几回钓鱼大赛的冠军;池宝,我知道你喜欢冬天,所以我为你留着整个冬天最大最好看的一枚雪花……

这些都不必说了。

“算了……”蕾拉笑得眼睛弯弯,但眼圈却是红的,“能再看到你活力满满的样子就够了。你可别再让我那么担心了!”

触乐夜话:池宝回来了

池宝大哭!

池宝看起来还不错,真的。蕾拉心想,池宝果然是池宝,池宝是不会有问题的,真是白替她担心一场。虽然不知道她在咕咕岛之外的生活过得如何,但至少此时此刻,站在蕾拉眼前的仿佛还是一年半以前那个池宝——刘海儿是一样的,裙子也是池宝一直以来最爱穿的那条。咕咕岛上的时间好像从来没有前进,但分明已经度过了几乎两轮春夏秋冬。这一次,池宝会在这里待上多久呢?但无论如何……

“好了,既然回来了,你应该会在这座岛上住一段时间吧?”蕾拉说,“还请多关照了!这样唷。”

那么……花园铸铁桌的事……

就像知道她的心事一样,池宝紧接着就问她正在做什么。蕾拉非常高兴,连忙回答:“你问我在干什么,我在做花园铸铁桌!”说着还叉了个腰,脸登时红了起来。还没等池宝说话,她就抄起桌面上早已备好的手册——这样的手册她还有很多很多,但,反正日子还有很长,不是吗?她准备一点一点教给池宝,每次只教一点,这样唷。

“来,给你,拿去!我早就知道是这样!”她说着,就把手册塞进池宝的手中。

当然啦,蕾拉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事儿。

她不会知道,这一天的池宝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敲开了她的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恰好回到岛上,她宁可用这点时间去见小润而不是蕾拉,是因为蕾拉对她而言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人才最难以面对。她不想面对蕾拉的关怀和询问,甚至不想听到蕾拉对她的祝福——事实上,蕾拉啊,在你的朋友池宝离开咕咕岛、作为另外一些身份而生活的日子里,她真的不是很开心,而且处理那些不开心的情绪比抓狼蛛还要难喔!是连池宝自己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每当这个时候,池宝都会想起咕咕岛,想起和蕾拉最初一起度过的那两个月。那几乎是她最后一段全心全意感到快乐的日子。后来呢,蕾拉呀,可能就像你无论如何也无法拉开一个弹弓,把天上飘来的气球射下来一样,池宝也无法像你一样快乐又单纯,总是能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情,“就像骑着摩托飞驰”。池宝她就是做不到呀,就是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跟你说话了。但她有在努力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在咕咕岛以外,在她自己的人生里,努力做好想做的事情,努力去探索那些用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只有实在想念的时候,池宝才会悄悄回到岛上。秋天那会儿,听说岛上的枫叶很好看,她在傍晚时分曾偷偷回来看了一眼。到了冬天,又听说岛上下了雪,她(作为一个毫无见识的南方人)又忍不住上岛来,在自己家门口滚了几回雪球——啊,对了,那就是蕾拉最后一次看到池宝的时候,她正要上前跟池宝说话,但池宝转头就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对蕾拉来说,那是一扇永远也敲不开的门。

但这天晚上,池宝家的灯一直亮着。等到蕾拉将桌子腿和桌板焊在一块儿,又收拾好了工作台,池宝家的灯还依然亮着。蕾拉坐在床上,透过墙上的小窗看着那灯光,想着明天一早就要去她家——池宝说了,以后她的家,蕾拉可以随时敲门进来。她早就想看看她的家是什么样子,或许她们也可以一起吃一碟小圆饼干,她相信自己一定做得比小润更好。对了,一定要记得跟她说钓鱼大赛的事,和整个冬天最好看的雪花的事。她会喜欢吗?她会为此留下吗?她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但蕾拉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必盼望的。她也许永远也不会走了,也许明天就走。

蕾拉关掉了屋子里的灯,钻进被窝。

没关系的,蕾拉,你和池宝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在闭上眼睛前,她对自己喃喃地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