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星社天使融资4000万,估值4亿,流量条漫MCN进入红利时代?

福利:打开支付宝,在首页搜索栏输入: 8562828 领取红包 ,最高99元。


“怎么可能会成为漫画家,能当上漫画家的仅仅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真的拥有才能的天才而已,剩下的就是赌徒。”在这场以“梦想”为名的赌局里,条漫为国内漫画家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3月10日,国内头部漫画公司“幕星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幕星社获得腾讯4000万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公司出让10%的股份,交易完成后幕星社估值达到了4亿。在经过开展漫画速成班、成立“广告部”、作品出版、周边衍生、影视授权等一系列的行业操作后,幕星社作为国内第一批条漫红利收割者,赢得了资本的青睐。

在融资一个月前(2月1日),幕星社与腾讯动漫达成合作,旗下头部条漫作品《19天》《SQ》等入驻腾讯动漫,这番合作或许为接下来的融资埋下了伏笔。

而放在国内漫画平台的大格局里,幕星社与腾讯的合作或许透露出腾讯对二次元市场中漫画CP的布局,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在参与幕星社融资之前,腾讯2017年至今对15家动漫漫画公司进行投资,最近一起投资是对铁鳞社进行的百万级别投资。该公司原创漫画《铁姬钢兵》于2016年11月在腾讯动漫进行连载,目前其点击量为35.95亿。

目前国内大部分头部漫画的出品CP公司都享得了二次元市场的资本红利,这股红利在蔓延过头部公司后,开始聚焦在漫画产业头部作者、个人团队身上,而头部资源向头部平台聚集,国内漫画平台之间的差距也日益明显。

幕星社“牵手”腾讯背后:

漫画平台的狙击战争

目前国内各大漫画平台都未完全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但是市场急速发展,平台格局显现出雏形。漫画平台第一梯队中,快看动漫以女性向条漫开疆辟野成为一方势力,腾讯动漫则以买买买的土豪姿态圈地跑马,从资源储备、用户基数、变现能力来看,二者相较其他平台,具备相对的优势。

第二梯队有妖气与布卡漫画是国内漫画市场的先发者,前者是《十万个冷笑话》系列、《镇魂街》、《端脑》等国漫作品的发源地,国内漫画行业的“老前辈”;后者一度因为海量的漫画资源成为年轻用户“装机必备”的神器之一。然而随着BAT入局漫画市场,监管层正版策略执行,二者面临用户流失的危机。有妖气副总裁张左峰的感慨“称王称霸的时代过去了”。

第三梯队则是网易漫画、漫漫漫画、大角虫漫画等,具备相当的用户与内容储备,但是与前方部队存在差距,行业发展中选择进行内容整合。如网易漫画和网易文学整合后进入网易文漫。

这其中腾讯动漫与快看漫画之间存在的角力十分明显。2017年腾讯动漫发力条漫布局,首先将界面分拆,先后设立女生频道与男生频道,女生频道则以漫作品为主,随后腾讯动漫引进了一批条漫头部作者,包括使徒子,郭斯特等在微博上粉丝百万的大V作者。此举被视为腾讯动漫对快看漫画的一次狙击。

而幕星社入驻腾讯动漫,获得腾讯投资,腾讯动漫在条漫市场上又拿下了一座城池。2010年幕星社成立,成员最初只有社长幕斯与漫画作者old先,2014年2月old先在微博上开始连载漫画作品《19天》,old先凌厉惊艳的画风,漫画青春腐向的内容,《19天》在微博平台上迅速获得关注,2014年6月,漫画作者坛九宣布加入幕星社,幕星社三位主要成员正式成军,11月,坛九开始连载漫画作品《SQ》,该漫画则以青春百合向内容为主。

两部漫画抓住了时下二次元的热点内容,在微博平台年轻群体的社交舆论发酵下迅速成为彼时条漫市场的头部作品,也被视为幕星社代表性的两部作品。数据显示,old先的连载条漫《19天》总阅读量超过70亿,坛九的连载条漫《SQ》总阅读量超30亿次,占据微博阅读量排名的第二和第三。幕星社单篇漫画的阅读量在2000万以上。

作者old先微博粉丝数超过500万,坛九则超过300万,社长幕斯粉丝达到160万,幕星社累计粉丝数超过1000万。2015年10月坛九的个人作品集《SQ从你的名字开始》于CICF(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进行签售,现场人流达到3万,打破展会8年来的记录。

头部条漫接连融资,

行业迎来红利收割期?

幕星社的粉丝族群则为幕星社的商业变现提供了基础。2015年11月,幕星社成立“广告部”,所谓广告部实际上是幕斯、坛九、old先三人以个人漫画形象创作条漫内容进行软性广告,产品经过漫画内容加工,广告内容传播与下沉速度远高传统形式硬性宣传。

这种商业模式非常成功,条漫可试用的广告内容远比想象中更多,从游戏《绝地求生》古剑奇谭二》《镇魔曲》等,零食餐饮品牌真果粒、必胜客、麦当脑等,到品牌宣传苏宁易购购物节等,这些广告为幕星社获得了千万元的年利润。知乎上有网友评价幕星社,“这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广告公司”。

事情不是完美的,条漫的广告模式引起了部分漫画粉丝的不满,但随着《19天》《SQ》作品内容的发酵,幕星社的粉丝群体还在不断增加。媒体报道,2015年10月,该作品的首本单行本出版,首刷破20万册。2016年,幕星社与中汇影视达成了《19天》漫改网剧的合作,单部授权费为600万。幕星社应邀赴台北参加签售会,由于现场排队的读者过多,签售时间延长至15个小时,而幕星社相关衍生周边销售超过百万。

粉丝市场的发展促使了幕星社规模的发展,2014年幕星社开展漫画培训班,陆续推出了新人阿闷aman、吉川流、清风澈等,新人通过大V成员转发引流,条漫作品逐步积攒人气,如吉川流连载中的作品《哥哥是大笨蛋》,微博相关阅读1.5亿,并已经推出了单行本。阿闷aman也推出作品《阿闷的生活》。2016年插画作者眠狼加入幕星社,目前微博粉丝100万,作品包括《盗墓笔记少年篇》、《长安幻夜》等,创作的漫威相关同人条漫也均有错有的转发量。

幕星社的融资让公众再一次认知到条漫收割红利的时刻到了。2014年12月快看漫画在陈安妮一波梦想营销下上线,前期营销带来的恶劣影响让快看漫画的处境十分艰难,负面评价形成的网络舆论、漫画授权出现的纰漏等问题都让这个以女性向条漫打天下的平台岌岌可危。

然而快看漫画2017年12月获得完成了1.77亿美元的D轮融资,其平台独家作品《甜美的咬痕》成为首部人气值突破500亿的漫画。2017年12月数据显示,快看漫画总用户量达到1.3亿,月活近4000万。这是最初一批获得条漫红利的玩家,倾其所有的一场赌局,好在赌赢了。

2015年1月同样以女性向内容、条漫形式为主的漫画平台漫漫漫画上线,2015年底完成的天使轮投资,梦之城和中汇影视投入了千万元。2017年完成了两轮近4000万元的融资。

2016年微博头部漫画作者之一使徒子,其公司徒子文化(代表作《一条狗》《阎王不高兴》等)完成天使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400万,公司估值7000万,2017年7月,徒子文化完成A轮融资,腾讯作为资方,投资金额达到千万。目前作品《一条狗》系列漫画全网阅读量超过20亿,出版物超十万册,其影视改编权已授权给光线传媒。《阎王不高兴》的影视、游戏、动画作品也都在改编之中。

同样在微博上以星座条漫成为流量大V的同道大叔,2016年年底其公司同道文化以2.17亿元出售72.5%的股份,同道大叔的原作者蔡跃栋套现1.78亿元,个人持股比例由72.08%降至12.5%。

最初一批在微博上以条漫收割流量的漫画CP都基本获得了资本投资,而2017年整个市场仿佛迎来爆发。

根据DoNews统计,2017全年以动漫为基础的二次元行业共有93家获得100次投资,总金额近40亿元人民币。其中,种子轮阶段8次,天使轮23次,Pre-A轮16次,A轮24次,A+轮2次,B轮8次,B+轮1次,C轮3次,D轮2次,投资或股份转让13次;在年内发生的100起投融资事件中,千万级投融资有51起,百万级31起,亿元以上的投融资事件有8起,总金额近40亿元。

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些资本是谣耀眼的泡沫还是真实的红利,但业界正往让“漫画作者脱贫致富”的道路上行走。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