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ACG资讯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采访丨张浩文

| hiart space上海、艺术家

初见李永祥的作品,像是看到了某部科幻电影的截图,宏大的“布景”与各类经典形象“排列组合”出现,目不暇接又像极了电影结束后出现的彩蛋,但是细细观察后发现画面中混杂着的众多不同元素不是一部电影就能够容纳的。这些元素来自电影、动漫、游戏、艺术史甚至古代神话,出于画面需要被杂糅在了一起,而这些密密麻麻的超级英雄形象与灾难性、史诗般的场景往往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那些形象占据画面很小的部分,并且像合影般扎堆挤在一起,在大面积的场景之中这些超能力者也显得弱小而孤独。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艺术家 李永祥

想喊又喊不出来的小情绪

“电影卡通”系列是李永祥在中西方共同文化语境下,对文化冲突中的各种可能性做的一种探索。他选取一些比较常见的电影、动画角色加以重新的构建和思考,然后不断置换于各种现实或者非现实的场景中,让这些原来的形象角色有了一个新的再现,进而衍生出各种荒诞、矛盾及一些新的趣味和问题,李永祥觉得这些思考也是网络时代下所无法回避的问题。

他通过重组和再现,显现出一种不是那么强烈的矛盾,一种不痛不痒、想喊又喊不出来的小情绪,这对于李永祥来说正是他自己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反射。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art space·上海“李永祥:克苏鲁的呼唤”展览现场

在画“电影卡通”这个系列之前,出生于大理的李永祥画过一系列花鸟作品。虽然表面看起来两个系列没有太多联系,但是李永祥一直在用写实的手法绘制对他有感触的事与物。在采访中,李永祥谈到他其实不愿意以某一特定元素和符号去限制他的作品,他觉得真正好的画家应该从画面本身的气质去区别于其他艺术家并且打动观者,也更应该愿意去追寻那些直指精神、触碰灵魂的事物。

李永祥的作品创作过程是漫长的,即便是每天工作六个小时,一年也只能画六到七幅大尺幅的作品。在这漫长的创作过程中其所赋予画面的各种情感也会渐渐变得复杂、焦虑、欣喜,但不论畅快或是煎熬,李永祥说:“对于艺术家来讲真正重要的是在孤独状态下完成每一张作品后的那份平静”,而他享受绘画的这种表达所带来的这份平静!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李永祥工作室

从某一个线索入手,然后慢慢展开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初见你的作品感觉有点超现实主义,作品风格什么时候形成的?

李永祥(以下简写为李):对,有一点,但跟超现实有些不同,更有些多元化或多维世界的东西,也有点波普的感觉。最先这样的尝试差不多在2013、2014年。然后到现在的话也有一点变化,最近这两张的画,像人物这些成分我就慢慢的简化一些,只留下一些线索性的东西,一些机器、飞船之类的。想表达的东西反而更迷幻和虚无。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art space·上海“李永祥:克苏鲁的呼唤”展览现场

Hi:一直是画比较写实的作品吗?

李:对,我之前还画过花鸟的作品,上一个展览主要就是花鸟作品,穿插一些电影卡通作品。这次展览就全部是电影卡通系列,但都是偏写实的。

Hi:是工笔花鸟吗?还是油画的?

李:油画,画过一段时间这种跟传统的国画花鸟结合得更多、装饰性强一点的作品,其实是自己想怎么对传统的东西来扩展做的尝试。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羽毛似竹叶》70×70cm 布面油画 2015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竹2》70*70cm 布面油画 2015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海棠》70*70cm 布面油画 2012

Hi:这两个系列作品当中有所联系吗?

李:构成上的东西可能更多一点,对画面的组织上会更多一点联系。因为我在每一阶段关注的兴趣点也有所不同。我自己想给自己建立的一个更完整的体系,也还没完全的建立起来。我现在还不会太强调在作品当中就某一个哲学性的问题,产生那种很强烈的讨论。就是说不非要去针对一个东西,得出一个结论或者解决一个问题,还不想去做那个事情。题材上就相当于是两个方向,表现形式,画面的气息会更接近一点。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克苏鲁的呼唤》 137×244cm 布面油画 2019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克苏鲁的呼唤》局部

Hi:画面是从某一个点去扩散开来形成的一个总体的面貌是吗?

李:对,可能是先有一个画面的场景,然后再来想怎么在这个里面做得更有意思一点,或者把自己有意向融入的元素加进去。就是先构思一个想画的形象,假如想画一个恐龙的骨架,我再来组织这个场景或者是组织里面的一些道具。从某一个线索入手,然后慢慢展开。

Hi:那作品其实是没有一个早期的构图的?

李:没有那么详细,我的创作基本没有草图,因为做了草图转换到大的画面会有很多变化。通常想到一个部分,然后就去画,都是直接在画布上来组织的。即便有了草图,可能到后期往画布上进行绘画的时候,也会有很多改动,所以基本都没有草图。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镜像空间》 170×255cm 布面油画 2018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镜像空间》局部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NO DOWN》 130×150cm 布面油画 2019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NO DOWN》局部

Hi:从一个具体形象去延伸,构建一些其他东西,会有改动吗?

李:会的,这个很正常。就是根据画面的需要,之前没想好,怎么来处理,然后后面觉得可能换一种方式会好一点,可能就变动了。因为我绘制的过程是一层层地画,不断地调整,一张画从开始到画完大概会有三层左右,最下面一层的东西和上面一层的东西其实还是会有很大的变化。

英雄可能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Hi:画面中有一些,有一些场景跟电影中的类似,画面形象也有好多卡通人物形象,你是怎么选取这些形象?怎么想用这些形象放到画中?

李:有的是随机的,有的地方可能就是根据一个故事或者是他们之间有可以联系起来的线索,或者组织在一起可能会让人产生新的一个去构想的东西。有好多电影或故事其实里面是能够穿插的,可能我就在里面像是做一个彩蛋之类的东西,有的地方会这样考虑,更多的还是根据画面整个布置来安排的。

形象大部分是自己看过或感兴趣的东西,对我也是一个阶段性的东西。除了电影的这些角色,也会有像游戏里面,或者是其他的。元素其实很多,就像那张《巨人》和《胜利女神》一样,是从戈雅的名画和卢浮宫的雕塑展开来的,各种元素都会被利用在一起。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巨人》 228×150cm 布面油画 2018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胜利女神》130×150cm 布面油画 2019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胜利女神》局部

Hi:这些画面形象,比如说同一个形象《冰河世纪》的猛犸象,在几幅不同的作品中都有出现,它在每一个画面都有不同的意味吗?

李:也没有。没有特别明确的它要在里面干什么。就更多还是根据画面的需要。

Hi:有些画中场景具有一些灾难性,但是画面人物形象好像都是具有超能力的一些人,他们之间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或者意味吗?

李:和传统的英雄剧情不同,每个看画的人自己就有一个新的解读,可能遇到了灾难或是常规能克服的一些东西。但是英雄可能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无论是自身或是外在,就是有一个重新让大家去思考的方向。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hiart space·上海“李永祥:克苏鲁的呼唤”展览现场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宽恕迷失了的探险者和强盗》150×228cm 布面油画 2017

Hi:构成画面考虑的是一些什么问题?

李:有的时候画面会找一点电影里面的感觉,那种有点动画或者胶片的感觉,有时可能就会在画面视觉冲击力上找一个很强烈的对比。

Hi:这些画面是在构筑一个想像中的世界还是隐喻现实世界某种问题?

李:这两方面都有,首先我把一张画面根据我想要的效果画出来,然后里面可能就会提出一些关于灾难的思考、人性的问题。

Hi:这些因素是你在创作之前就会有考虑到得吗?

李:是,创作之前也会考虑,创作过程当中可能又会去接着把这方面的东西扩展。创作过程中也会朝着自己更真实的那个感受去探索。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因你之名》 137×244cm 布面油画 2019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因你之名》局部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月球的背面》 228×150cm 布面油画 2016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月球的背面》 局部

更多的满足感,还是过程

Hi:创作一幅作品的满足感来源于哪里?是画面最终的效果吗?

李:画完签上名的那一刻会让自己欣喜。更多的满足感还是过程,会有更多情绪体验。作品完成以后我更愿意把作品和自己当成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就像发明家和他造出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关系。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黑珍珠号》 228×150cm 布面油画 2017

「Hi人物」李永祥 绘画里的电影卡通布景师

《黑珍珠号》局部

Hi:但过程是比较严谨、理性,会不会比较枯燥?

李:也还好,因为在创作过程当中,其实可以找很多东西同时进行。

Hi:绘制过程中也听一些音乐或干些别的事情?

李:听音乐更多是让自己调整一个状态,一开始起稿构图的时候,你需要让自己情绪波动一点,可能就听节奏性强烈一点的摇滚电子之类的。然后到中途可能你需要舒缓一点,就可能听些后摇、纯音乐。另外枯燥的过程当中还可以听各种书,可以学习一些东西,听各种神话故事或者是科幻小说。

采访张浩文

丨hiart space

上海、艺术家

原创文章,作者:Hi艺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bacg.com/archives/53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7868862@qq.com

漫网聊天群1,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