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ACG资讯

星球大战“入华”

星球大战“入华”

©深响原创 · 作者|吕玥

星球大战火爆全球40年的方法论是什么;

阅文独特的“好故事生产机制”具体是指什么的模式;

▪ 迪士尼和阅文合作的意义是什么。

谁都舍不得中国市场。

全球第一大娱乐帝国迪士尼花五年时间建成了其在中国的第二个主题乐园,在两年前挑中刘亦菲出演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花木兰》真人版,本周,迪士尼再次放出“大招”,选择与中国最头部的IP运营者阅文,合作共创顶级IP“星球大战”。

双方在内容创作领域达成了合作:

  • 星球大战(以下简称“星战”)系列中文电子书首次亮相阅文集团旗下数字阅读平台,这也是迪士尼首次在国内开放星战小说的电子版权;
  • 此外,阅文集团大神作家“国王陛下“将执笔,和阅文集团世界观架构组、卢卡斯影业故事组共同打造全球首部由中国作家创作的星战小说。

星球大战“入华”

对迪士尼而言,星战这个IP虽在全球范围获得巨大成功,但在中国市场其巨大势能还远没能完全释放,他们需要一个伙伴引路;对阅文而言,这位国内头部IP玩家,也正在谋求全球化,将其独特的IP运营方法论复用到更为丰富的IP上。

两个大宇宙的碰撞,两种世界的IP经营方式的结合势必会产生巨大的价值火花。

星战火爆40年的方法论

星球大战是绝对的顶级IP。

先不论庞大的粉丝基础,从具体数据来看,1977年至今,《星球大战》系列IP共上映11部电影,在北美发行特别版或重新发行8部,累计票房124.18亿美元,其中11部全球上映电影累计92亿美元。《星球大战》系列小说以及衍伸小说共171本,另外还有数量极大的游戏、漫画和动画作品。

商业价值不言自明。而这背后是一整套星球大战的IP培育运营体系,这套体系正在成为全球娱乐公司的操纵圣经。

星战这个故事的源头,来自于美国导演、制片人、编剧、卢卡斯影业的创始人乔治·卢卡斯的奇思妙想。1973年在卢卡斯导演的电影作品《美国风情画》获得巨大成功后,他获得了开拍大制作影片的机会。因受小说《指环王》的影响,卢卡斯创作出了一个科幻题材电影剧本——《星球大战》。

星球大战“入华”

乔治·卢卡斯

七十年代科幻片在美国并不受欢迎,此前成绩最好的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在全美票房也仅有2400万美元。大型电影公司对科幻片极其谨慎,卢卡斯最终只得到了来自福克斯公司的850万美元投资。

1975年,卢卡斯自己创立了光影魔幻工业ILM工作室,负责《星球大战》电影的特效制作。两年后,首部《星球大战》电影获得了令人讶异的好成绩,不仅上映首周就获得了300万美元票房,最终票房更高达7.7亿美元。在当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星球大战》获得10项提名并最终斩获7项大奖,这部电影也正式成为星战的第一个里程碑。

星球大战“入华”

1977年首部《星球大战》

成为星战第二个里程碑的并非电影续集,而是在首部电影诞生前2个月就面世的漫画作品。星战漫画系列文案由当时漫威总编罗伊·托马斯执笔,之后10年时间也都是与漫威独家合作进行漫画改编,双方共享版税收入。

这个起初不被斯坦·李看好的漫画作品,在9年时间里出了107集正常刊和3集年刊,同时也成为了七十年代后期盈利最多的漫画之一。据漫威漫画第九任主编吉姆·舒特表示,单凭这系列漫画就足以挽救漫威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财务危机。

星球大战“入华”

第一册《星球大战》漫画

在1977年至1983年这一时期,星球大战的故事同时在以电影、漫画、动画、小说、游戏多种内容形式呈现,星球大战里的场景、人物、飞船也在卢卡斯和Kenner、孩之宝、乐高等玩具界巨头公司的合作中被制成了供不应求的衍生商品,星战这一IP独特的根基也因此而正式建立。

而在这之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除电影以外的所有形式内容均和电影一样大受欢迎,从中获取的收益更是远高于电影票房所得。

可以看出,虽然星战电影的创作是掌握在卢卡斯一人的手里,与各领域里的巨头合作、吸纳更多热爱星战的人参与创作才是真正让星战成为传奇的关键所在。

从1983年起,因卢卡斯个人原因星战电影断更长达近十四年,但因为有不断填充IP内容的衍生作品存在,星战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丝毫未受影响,反而以蓬勃向上的生命力吸引着全球更多的粉丝,甚至是激发了卢卡斯本人继续创作的欲望。

例如由美国作家蒂莫西·赞恩(Timothy Zahn )创作的《索龙三部曲》就曾让短暂陷入低潮期的星战再次大放光彩,该系列小说不仅被评选为二十世纪100套最受欢迎科幻/奇幻图书之一,它的成功也是让卢卡斯决定开始拍摄前传三部曲的原因之一。

星球大战“入华”

《索龙三部曲》

跨媒介授权开发就是卢卡斯提出的“衍生宇宙”,真正开发内容的人,他们的身份不仅是作家、漫画家,更是了解和热爱星战的粉丝。正如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所说:“星球大战从诞生以来就具有全球共创基因,甚至可以说是当代粉丝文化的起点。”

另外星战还在以“内容开放,持续互动”的粉丝管理体系来维持粉丝的热爱,增加粉丝忠诚度。自星战诞生这四十年来,全球著名的粉丝组织就有十多个,在每年5月4日的星球庆典上,这些知名粉丝团体既是庆典狂欢者,更是星战文化展示的重要组成部分。

星球大战“入华”

这一场景也让曾执导电影《教父》的知名导演科波拉感叹:“《星球大战》简直就是个宗教。”

阅文的IP方法论

事实上,这次迪士尼选择合作的阅文集团也是IP运营的一把好手。

在阅文集团上半年总收入中,版权运营收入达到12.15亿元,同比增长280.3%,版权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四成,呈现出与在线业务齐头并进的势头。这也意味着阅文“以版权为中心”的变现模式正有效延长着版权的生命周期,并实现不同娱乐形式的高效变现。

星球大战“入华”

《全职高手》就是这一模式的最佳案例。

该小说全网点击近百亿,作品内角色IP叶修逐渐成长为虚拟偶像,品牌代言超20个。今年7月《全职高手》真人版网剧上线,总播放量在3天内突破3亿次;8月阅文自主改编和投资的动画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上映,取得票房8496.9万;该作品的网络游戏开发在进行中,动画作品第二季也将于今年年底上线开播。

星球大战“入华”

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

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同样也是顶级大IP之一。这部十年前创作的小说现已被改编为游戏、漫画、动画、电影和电视剧等多种形式,播放量和影响力兼备。去年1月《斗罗大陆》动画版本上线仅26小时播放量就突破了2亿,今年6月阅文上线的首款自研手游《新斗罗大陆》5个月流水破四亿。

在今年上半年,阅文授权改编约70部网络文学作品,涉及电影、电视剧、动漫及网络游戏等各种形式。同时新丽传媒的并入也让阅文在版权源头的梳理能力和深度参与改编开发的能力进一步增强。

阅文正在从IP产业链源头逐步走向IP全产业链。两年前阅文就已经提出内容生态战略,内容聚合、版权运营和互动社群是战略的三个重点,让整个生态良性运转的源头是优质内容,它的功能在于为生态中的各方进行赋能。

星球大战“入华”

阅文生态体系,来源:阅文集团招股书

而对于阅文来说,只要优质的网络文学一直是源头,IP培育方法论的要点就始终都是探索如何“持续讲出好故事”。

首先在上端,阅文不变的策略之一就是发掘和培养作家,然后通过人工和数据结合的多种方式为他们寻找到适合的用户,进而培养用户成为忠实粉丝。

其次在下端,阅文在IP开发的层次及领域上还在拓展,除了常规的游戏衍生、动漫化影视化,在海外网络文学市场形成内容与数字阅读布局合围也在积极探索中。

另外,阅文还具备一个以平台化策略展开的“好故事生产机制”——

  • 首先阅文拥有的编辑团队可以从数亿用户中得到体现喜好和流行趋势的数据,随后将数据转变为方法论给作家进行写作参考;

  • 作家在参考信息的指导下创作作品,随后将作品展示在用户面前获得反馈;

  • 粉丝产生良性反馈循环后,体量庞大的粉丝互动信息可以再次转化为大数据信息,在平台和编辑团队获取后再次成为作家可参考的方法论。

星球大战“入华”

围绕着阅文这个平台,作家、作品和用户间形成了一个内容创作和消费的互动闭环,在这一过程中,粉丝相当于是直接参与到了内容的创作之中。

事实上这一模式在起点中文网上就已经有所体现,从仅是阅读到通过类似于弹幕的“本章说”发表意见,网文的粉丝与作家形成了直接链接。

作家与粉丝的互动转变为数据信息,进而让作家创作内容更符合粉丝期待,同时粉丝也因此获得了更好的阅读体验。这一模式既是与星战的“粉丝共创”衍生 IP 扩展宇宙的模式不谋而合,同样也是阅文和国内其他网络文学平台所必需的构建网络文学生态的方式。

两个文化宇宙的碰撞

阅文和迪士尼的这次“星战合作”,更像是两个具备相似运转模式的文化宇宙之间的碰撞。

他们的共同点首先是“粉丝共创”模式。

星战在四十多年时间里不断吸纳着粉丝所创作的内容,故事的初始创作者和众多粉丝一起源源不断地填充起整个IP的内容,双方除了共同“添砖加瓦”还彼此启发,提升彼此创造力,进而延伸IP的生命周期。

阅文也是如此。国内网文一直以来都受到读者喜好和流行趋势的影响,而当下因为平台的技术和数据能力这一影响可以被量化,并能够以更智能、更系统的方式持续为网络文学创作进行指导,进而形成内涵丰富的IP。

其次,他们的共同点是“积极合作”,也就是内容生态的开放。对迪士尼而言,借助阅文的力量星战这一IP可以触及更多中国读者,通过本土化的内容,星战未来在中国市场上可收获更多粉丝,这一市场可挖掘的潜力巨大。同样对于阅文而言,借助迪士尼的力量学习到的则是如何具备“持续讲出好故事”的能力。

这次合作相当于是迪士尼的IP与阅文的方法的结合,两者之间会有怎样的“碰撞”、“碰撞”出的是怎样的火花,对国内所有内容平台而言都有启发意义。因为当下国内文学作品如何构建起宏大且生命力极强的世界观,内容平台如何更好地进行IP衍生、让文字的想象空间更大,都是有所欠缺的能力。而星战和阅文都会是个值得分析和学习的样本。

当然,这一合作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想象空间。如同这次合作中国作家的创作将被加入星战正史之中,中国文化也可以借助星战这一IP融入世界语境。共创内容的影视化、IP衍生品、游戏产品、甚至是共创内容反向输出到世界,都将是中国内容平台通过开放性的探索就可以实现的。

正如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所说:“我们更期待能探索出一条‘世界故事、中国表达’的新通路”,星战的种子加上阅文的沃土,可以预期到未来果实的丰硕。

原创文章,作者:深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bacg.com/archives/79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7868862@qq.com

漫网聊天群1,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