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 首部3D动画电影被阿里、万达、Netflix选中,「暴走漫画」的新增长点踩对了吗?

福利:打开支付宝,在首页搜索栏输入: 8562828 领取红包 ,最高99元。


今年是「暴走漫画」成立的第十年。

从四格漫画、暴走表情,到集合了影视、综艺制作、自媒体矩阵的传媒公司,暴走漫画(以下简称“暴漫”)正一步步尝试突破原有的业务边界。而今年,将会是他们的关键一年 —— 因为他们即将推出一部动漫院线电影,为此暴漫已经筹备了 7 年时间。

据36氪了解,该影片名为《暴走吧!失忆超人》,制作已接近尾声,影片获得了万达和阿里的投资,并由两大巨头联合操盘国内发行。昨日有外媒爆出电影(英文名:Next Gen)海外发行权被流媒体巨头 Netflix 以 3000 万美元(约 1.8 亿人民币)购得,影片将于今年暑期上映。

影片讲述了拯救人类的新型机器人 7723 和小叛逆少女苏小麦之间的友谊和劫难。7723 每隔数十小时,便会因为内存限制而必须删除部分记忆。而那些不能遗忘的记忆(关于苏小麦),便是他要誓死守护的。

联想到 2017 年《暴走大事件》全网下架整改,网生内容生存环境严酷暴漫是否想借动画电影突破瓶颈?为什么筹备制作花了 7 年之久?其中是否有过彷徨和迷失?带着这些疑问,36氪采访到了暴走漫画 CEO 任剑。

36氪:对外信息显示你们 2015 年成立了暴漫影业,那时就有拍动漫电影的想法?

任剑:在 2012 年,我们的漫画社区有一篇非常感人、数据很好的条漫作品,讲的是一个只有 72 小时记忆的机器人如何抵御坏蛋、保护一个小女孩的故事。阅读量和口碑是当年最好的一篇,有一千多万点击,顶埋比也异常高,有 98%(说明很多人喜欢)。

我们当时就有点异想天开的说,不如把它拍成动画片吧。

36氪:为什么说「异想天开」?

任剑:早期我们完全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系数,缺乏对电影的敬畏心。以为不就个剧本么,我们做网络节目的团队分分钟能改编出来。不就个动画片么,我们自己就能做。然后,是接连而来的坑。

剧本改到了 2013 年,发现完全不行。全公司都对这部电影抱有很大期待,但第一次开完读本会,所有人都「沉默」了,然后当场撕了剧本,从头再来。

就像电影导演很难当动画导演,或者电视剧编剧很难写出优秀的电影剧本,这个行业分工非常细,而我们完全是个门外汉。

36氪:所以,7 年来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任剑:这几年,说实话我们经历了好几次推倒重来。有一段时间,我们极度自信,谁的建议都不听,结果内部测试,反馈非常糟糕。有段时间,我们又极度不自信,谁的话都都听,结果还是不行。

从一篇漫画,到一个支撑 90 分钟的电影剧本,转换非常之难,编剧方式、转换技巧、制作环节都有它的产业和规则,更别提还要挑战动画制作了。

我们邀请了不少编剧、动画导演、制片人来帮我们诊断、参谋。也听取他们的意见,有阵子为了改成全年龄段适合的内容、争取最大人群覆盖,甚至把「记忆删除」的故事内核改没了,但故事已经不是我们最开始心动的样子,不得不推倒重来。

进入动画制作阶段,又是一系列的坑。2014 年剧本基本定稿后,我们走访了四五十家国动画电影制作公司,发现制作能力强的公司都在做自己的原创动漫了。他们肯定会拿最好的资源做自己的IP,我们很不放心交给别人做,也不希望它成为别人一个普通的外包订单,所以 2015 年我们有了「暴漫影业」。

然后就是人才问题。团队几番流动,每吸纳进十几个人最后留下的就一两个,但就是这样沉淀下来的十几个核心成员,以及沉淀下来的内容,变成了这部影片。

36氪:反反复复这么长时间,在动画电影制作过程中,你们迷失过么?

任剑:不可否认,“迷失”是真实存在的。

过去7年时间,常有种「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感觉。你会催眠自己,它在越来越好,但其实,它只是相对于之前的版本在变好,好的绝对值在哪?它比起市场上同类产品的平均值,有没有更好一些?它有没有打动我?我们已经失去了评判依据。

但好在最后找到了一种很互联网的方法,帮助我们找回坐标。我们全网有 2 亿多粉丝,包括我们 5800 万粉丝的 APP 现在还有百万级日活。怎么充分运用这些粉丝的被动数据(相对于调查问卷、评论这种主动数据而言)?

我们会筛选分析用户的「被动数据」,尝试将部分桥段、情绪、语言改编成各种形式,比如漫画、段子、表演等,添加在我们不同媒介形式的自媒体中,来试探用户的反应,通过转发、点赞、滑屏速度等数据反复修改剧本。同时把同一个剧情做出 A 版本、B 版本,看哪一个版本数据效果更好。这个内容,和用户提供的其他内容比起来,哪一个更好等等。

36氪:做动画电影过程中,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任剑:动画非常考验人的耐力和预判。真人电影,拍摄起来还有商量的余地,多拍几个动作表情、几个景别,几乎不影响时间和预算,后期剪辑还能重构调整。但动画不一样,2015 年剧本确定、开始制作了,就基本定型了。模型做出来就不能变了,故事是怎样的,多一个动作、多几帧都是巨大的开销。

我们的导演为了控制预算,练出了火眼精睛。编剧说改一句「从枪林弹雨中冲了出来」,导演说划掉、划掉,一个「枪林弹雨」得建模多少个子弹、碎片,得加多少帧、渲染多少东西,这一个词几百万就没了。

回看影片,我们当然也有遗憾,多想说当时我们应该这么写、这么改一下多好,但再改可能又是一年时间、又是几千万进去了。这个行业就是这样,艺术没有完美,而完美也不一定是最好的。

36氪:做3D动画电影,和你们之前做的事情完全是两套产品,你们怎么应对?

任剑:之前也做过动画,都是 flash 动画、二维动画,它和三维动画完全不同。但归根结底,它们之间有两套东西是通的——编剧,写能直击观众内心情绪的故事内核;以及刚才提到的互联网,我们积累了这么多互联网渠道、运营经验和粉丝,如何运用好互联网去 get 到粉丝的兴奋点。

36氪:初次跨界,意味着风险极大,你们怎么降低风险?

任剑:我们主要是从团队组织机制上抵充市场风险。现在的制作团队是项目制的,当然核心的总监级别主创团队是固定的自己的团队,来严格验收、控制预算。

在意识到电影需要不同的专业人才配合后,我们也自建了电影生产线,成立了子公司招募动画制作团队、还收购了一家动画制作软件公司来保证影片效果。

如果这一次做成了,票房大卖,会投入下一部动画电影制作中。因为我们平台的UGC,每年都会出产非常优质的内容,经过第一次磨合,转化效率会加快。但如果这次万一失利了,我们就得停下来,反思一下问题出在哪了。解决好,我们再上路。

最后,问及对这部电影的市场预期,任剑表示,完全不敢预期,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起伏实在太大了。这部片子不论好坏,算是给团队、给粉丝们十周年的一个小结吧。

但在36氪分析看来,这部影片应当是暴走漫画突破原有破业务边界、打破增量天花板,跨向下一个生命周期的节点。

在暴漫的设想中,如果这部影片市场反馈良好,未来「失忆超人」这个 IP,将客串公司的其他节目、线下活动、影片等,延续生命力。未来整个 IP 矩阵也许会越来越大,最终 IP 的力量会高于内容的力量,形成暴漫的宇宙和世界观,打通漫画、动画、真人的次元。

除了暴漫,其实国产动画电影市场,此前还有一个“门外人”前土豆网创始人兼 CEO 王微,试图带着「追光动画」来叩响大门。但三战三败,最新一部影片《猫与桃花源》,票房惨淡不及成本的 7500 万元的一半。

从暴走漫画母体中脱胎而来的「失忆超人」,能有更好的市场表现么?

十年来,暴走漫画相继孵化了王尼玛、张全蛋、红鼻子节、悲伤蛙佩佩等 IP,旗下综艺《暴走大事件》、《暴走看啥片》等系列视频节目,构建起了网生节目制作、发行的产品体系,这些资源前期已经隐性利用在了影片筹备制作中,预计在营销、宣发过程中也会带来一定优势。

但是,且不说作为新手,暴走漫画驾驭动画题材的能力如何,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一向艰难。据数娱梦工厂,2017 年动画电影票房总量为 47.17 亿元,较 2016 年同比下滑 32.7% 。国产电影总票房仅占 28% 。这一串数字背后,其实拼的是电影工业化水平、内容制作能力,以及人才储备、团队组织结构等多方面的综合实力。

在观众眼里,没有更好的国产影片,只有最好看的影片。而好看的电影,只有一个好的故事内核是不够的。

—————————————————

注:我是36氪茉小莉,交流可加微信 Spontaneous-Literary,劳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