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OUL死了

【非原创】

A-SOUL死了
asoul

asoul死了,并不是很突然。
联系了医生,本想着生前还算是半个人,抢救一下
结果没说清楚他们当成畜牲了,最后是派兽医来的,直接就拉进火葬场了
烧火的人也没见过这种生物,一不小心只烧了三分熟
旁边的路人都以为开饭了呢,跑过来一看,好家伙,正中大飞主
“woc,晦气”
“不是,你知道死得好就行”
“发生什么事了“
“它们说有个鸟巢梦”
“哦,那确实挺傻逼的”
asoul生前特别风光,死前还在到处团建
“我们拿下那些铜÷了,小婊梓还能说话吗,蚊静好似捏”
“下面就是进军鸟巢了,我要做这世一v!”
结果倒好,卡在这了
a手横不是没有道理的,它们确实吸了很多血
吸了尾巴,再吸动物园,还有p+,歌姬。。。终于把自己吸到现在这么大
现在,它开始嫌弃之前的血包不纯了,于是开始切割:
“真不熟,没听说过,别蹭了,没有我谁知道你啊,强者就是要羞辱若者。。。”
但是一提到什么“2992”、“姐姐”、“阿楚”、“粒Q”、“技术力”又比谁都要急
这点从它们对阿楚的教育就能看出来,“v圈就是饭圈,但a手真的不是”
它们确实不是,因为一碰上真的饭圈,又被打得粉碎
这时候它们又开始奔走哭丧,讨好示弱
碰上比自己弱的,就开始仇恨教育,团建拉踩
当人提起这和饭圈有什么不同时,回应全都是mmr,不懂那一套,是正常的反黑,然后再进行一轮提纯,把不和谐不服从的全部切割掉,以继续保持冰清玉洁的形象
它们有五人,但其实有几个算人或者说几个加起来算都不好说,有因抗压能力较强被先推出探底的,引来了各路人士,为之后的大切特切留下历史性贡献,可惜有活的爆不出大米,最后只剩下几道侏儒“5-1=几”的问题;初代目吸血鬼是个敬业的人,一直贯彻自己的铸币人设,很难说是rp还是天赋,作为最早被爆出来的,江湖上一直都流传着李yi的传说;女团总是要跳舞的,作为舞蹈性人才,过早的夭折注定只能成为老头的玩物,在恰下同事的流量后与自己的残疾人设有机结合进行营销,热度散去,只能偷抖友的烂梗混混度日;有舞蹈自然有音乐,一首旷世钢琴七个月的沉淀,蕴含着磕磕绊绊的心情,留下一首不堪回首的听觉盛宴;至于还有谁,就像去的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
那又有人说了,是一个team,从来不是分散的。如果说散是一盘散沙,那聚就是一坨屎,从早教的性质来看,可以说非常倒退,现在是,尬乐要单飞了,开始休眠,有人就问了“我枝江梦呢?我鸟巢呢?”这下怎么和vr三宝优越啊?蚊静的香槟还没开完怎么就轮到我了?小猩猩怎么办啊?开始内忧外患了
就这样,一脚踹在了自家脸上,这一脚梦碎了,李宁也开线了,它们小心翼翼的问:我相信你,但我能相信你背后的资本吗?
别忘了,还有另外一个消息,蚌不住的不止一个,只留下了破防的阿楚和那令人羡慕的设备
asoul开始死去了,没人看见怎么死的,又好像一开始就埋下了病因,是吃黑流量的反噬?是油然而生的优越?是纪律严明的巡逻队?是万象天引?还是树敌太多?是德不配位?还是素质不行?不重要,已经没人在意了
钱和你,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盛大的喜剧还在继续,围观的群众皆可啐一口踩一脚,就像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虽然还没推进ICU里,但是已经可以预见收纸钱的日子
它太自信自己的未来向着光明,它肆无忌惮的藐视着那些不如它的,与平视它的不屑一顾,与俯视它的视如不见,所以,在葬礼的进行曲里,香槟喷洒的声音与一片喝彩同在。当初被外面吊打的时候,是谁给了它最早的同接,是哪里为它们欢呼喝彩,如果它们以前也有这般骨气,可能现在还在dy给人作早教,俗话说端起饭碗放下骂娘,而阿楚是放下饭碗一刀两断,但有人窃取了它所不该得的东西,早晚都会吐出来。到临死时还有人想救他一把,但是后来的ylg除了偷还会做什么呢,它们之前常说将来,现在将来半截入土,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黑色幽默感。会看一路从入门到入土,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只有一种天注定的滑稽感
现在临终前说:我至少曾经辉煌过,现在也是
资本说:我拿你当电灯泡用,你炸成烟花了还有理了?

A-SOUL死了
多盛大

asoul之死就是这样一个滑稽剧,一切仿佛命中注定,从出生便看到死亡,管人穿上皮套表演和喜剧演员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图一乐。但有人过分的为小丑付出了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台上台下的关系开始互换“小丑荣登殿堂,大师退场流浪”,让人分不清到底谁是小丑的一方。
很多它们想看的并不是精彩的节目,而是处于小团体的优越感趋势自己征战四方,拉踩团建,铲除异己,彰显含金量,主子是它们骄傲的资本,至于为什么骄傲则不在考虑,它们又当又立,一方面熟练切割,一方面又生怕自己被孤立,很难说它们不是快乐的,但是这份快乐的正当性又难以苟同,害怕自家丑闻而到处猎巫,又擅长去造对家的米线,一次次的交互中,有的人觉醒了,有的人看淡了,有的人魔怔了,有的被团建了,有的被开盒了,娱乐至死,乐此不疲,身份不断交换,就像小丑的面具,换下这副戴上另一张面孔,讨得观众捧腹。这场伟大的葬礼只是刚进行了一个开头,a手正在变成它该有的样子,完成了历史上自身真正的图一乐价值。
它们开始哭了,哭的很伤心,但也不是一开始想的那种伤心,它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伤心,吸血鬼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是一种归属感?还是一根标签?回想起在那个团体里的快乐是不是一种廉价的幸福感?正是这出喜剧中最讽刺的画龙点睛之笔。
我理解它们吗?当然理解
它们这样活该吗?确实
它们只是乐于把自己当枪使从而获得快感罢了,明天的太阳照旧升起,只是有人迫不及待,有人期期艾艾而已
510,永不塌房!

A-SOUL死了
哈哈哈哈哈
A-SOUL死了
再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