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贝拉的“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究竟是什么意思,有以下几种可能:

1.合同已经签约,没有回头路。

也就是说ASOUL这个企划必须硬着头皮进行下去,可是进行成什么样子?

 

现实是粉丝大量流失,企划信任度归零,整个企划都在慢性死亡,请问企划的未来在哪?

 

事情已经板上钉钉,她们的努力、你们的支持将不会得到回报。

 

冲企划,是为了加速企划死亡这一过程,帮助她们早日脱离苦海。

 

(又有人问:如果合同原因不能脱离苦海,企划寄了依然得担负违约金继续打工呢?那就一直冲,起码有向好的可能,而不是坐着等死)

 

2.拉姐认为自己离开ASOUL没有路可走。

客观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不可能?

 

以拉姐的能力,就业的条件起码超过95%(甚至99%)的人,如果连拉姐都找不到工作,那几亿比拉姐学历低能力低的人该怎么办?

 

又有人说:拉姐是找不到与自己相匹配的工作。那么请问月薪不足1.5w的工作,还要遭受上级打压,每天996甚至007的工作与拉姐的能力匹配吗?

 

主观上来讲,如果拉姐真是如此想法,恰恰说明本企划洗脑职场PUA的严重。下面引用维基百科对PUA的定义。

 

搭讪艺术家(英语:Pickup artist,缩写作PUA),或自称约会教练、勾引社群(英语:seduction community)、泡学、把妹达人等,是一种以男性为主要参与者及视角中心的(社会)运动,其目标是诱惑女性并与之发生性关系。该类社群透过互联网及实体俱乐部进行运作。[1] 在其中,参与者经常透过针对性的运用各种行为和心理方法,并经常致力于争取来自陌生人(主要是女性)在性行为方面的许诺。[2]

 

随着该类文化的变迁,PUA的定义已从简单的搭讪扩展到整个两性交往流程。主要涉及:搭讪(初识)、吸引(互动)、建立联系,升级关系、直到发生亲密接触并确定两性关系[3]。

 

“诱惑科学”、“游戏”[4]或“经研读而得的魅力”的兴起,被归因于现代形式的约会和两性之间的社会规范,这些形式是从妇女权利和性别角色变化的感知增加发展而来的。[5] 媒体评论员经常将该类活动描述为性别歧视女性贬抑[6];社会心理学家罗尔夫·波尔 (Rolf Pohl) 将之描述为一个抑女性且“倒退”的类宗教社群[7]。 这类活动被归类于反女权主义范畴的一部分。

 

能让拉姐这样有能力的人脱离客观认为自己一无是处,不觉得恐怖与愤怒吗?

 

看见遭受PUA的人不去帮助她走出来而是选择与她一同深入泥潭,就像是看见抑郁症患者不去请求医生,而选择和她一同谋划自杀一样离谱。

 

这样的企划难道不应该冲吗?

 

3.拉姐提到的家庭原因。

与工作有关系的家庭原因很大可能是经济原因,那么便又回到薪资问题,她的“够用”工资真的能解决经济问题吗?

 

第二个小概率原因就是比较阴谋论一点的家里亲人或自身受到胁迫,关于这点,我们怎么做应该不必言说了。

 

   综上,无论原因为何,我想不到除了战斗以外的路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