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侑归国帮助迷失少女成为传奇偶像(8)

第八章 天王寺科技

         坐上车,枫在伊澄的公寓里简单的睡了近五个小时。

  凌晨一点,天色纯暗,近夏的夜里也有些凉意。

  伊澄租的1LDK离天王寺科技不远,二人步行着进了这家传说中的顶尖科技集团。

  天王寺科技的办公区域是什么样的呢?

  在伊澄的带领参观下,枫大致有了答案。

  一至七楼,就五十岚枫一路走来所见,那并非是外人想象中的神秘与豪华。

  设计相当奇怪,一楼是餐厅,二楼是休息室,三至五楼都是处理非科研工作的地方,六至七楼两层被改造成了顶尖的私人医院。

  精密仪器表盘枫也看不懂,单装修而言天王寺科技内部始终如一的贯彻了简洁与效率。

  伊澄落后枫半步踏出电梯,来到八楼总算是见到了点科技集团的风格。

  七楼以上才算真正进入内部,走廊上纯白的LED灯光排列成一个特殊的图案,类似于WIFI,但最上方的圆弧上凸出两只小角。

  伊澄注意到枫张望的动作,指着这些LED灯道:

  “这些符号有着特殊的意义,某种意义上是现如今天王寺科技掌权人的象征。”

  “这是什么控制欲超强的掌权者啊…”

  枫挎着脸吐槽,却换来了伊澄一脸严肃的拍肩。

  “进入内部会有很多你难以理解的事,但最好压在心里,最重要的是不要提关于她的事,否则……”

  “否则什么?”枫回身望向伊澄,对方从怀中抽出一条手帕,取下眼镜轻轻擦拭着。

  “你见过本国偶像的极端粉丝吗?大概比那个严重一点。”

  枫闻言只觉得后背一凉,日本偶像的极端粉丝可不是开玩笑的,缩了缩脖子讪笑着压低声音。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员工大多数都是掌权者的粉丝?这位掌权者也是若叶那样的偶像吗?”

  “是极端粉丝,并且她算是五十岚若叶的前辈之一。”

  伊澄整理着领结纠正他,却始终没有明说那位未知偶像的名字。

  遮遮掩掩的态度让枫也感到窒息起来,他实在无法将偶像与科技集团社长联系起来。

  走廊尽头是一道道需要身份验证的关卡,枫注意到伊澄手中的黑卡,似乎是某种身份的象征,每经过一道门,验证身份的智能都会恭敬的问好。

  至于为什么能从机械音中听出恭敬?

  枫不知道,但不敢问,因为他牢记着“少问多做”的原则。

  很快在伊澄的带领下,枫穿过了最后一扇机械门,入目的都是些新奇玩意。

  工作室正中央竖立摆放的巨械尤其引人注目,几乎占了室内至少四成的面积,合金外壳上勾连的幽蓝纹路在暗淡的灯光下闪烁。

  偌大的工作室却没有一位员工,墙上粘贴的员工表在暗淡中散发荧光,伊澄手掌轻抚着机箱的外壳,喃喃自语道:

  “四年的心血,能换来什么……”

  枫看出伊澄心情不太美好,主动开口。

  “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能让伊澄君付出四年的时间,这一定是能改变人类生活的伟大造物吧。”

  “也许,天王寺科技做错了事,但我不会后悔,枫君也要做好准备。”

  伊澄深吸一口气,从角落的桌上取来一张银白色的塑料卡片,用黑色的圆珠笔写上枫的姓名。

  [编号:4]

  [使用者:五十岚  枫]

  “这是一项具有危险性的实验,枫君已经到这里了,我最后问一次:枫,你能接受吗?”

  仿佛没有听到伊澄口中的警告与颓然,枫拍着胸脯道:

  “嘿,我还计划着有个家呢,现在说这些不是太晚了吗。”

  家的意味,伊澄再清楚不过,世界上最好的避风港,也是支持人在这个压抑的世界里走下去的动力之一。

  枫想要的不多,伊澄也清楚,他只是想要在东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能将妹妹培养成人就再无遗憾了。

  伊澄没有多劝说,将卡片塞到枫手中,转身在座位前的电脑上录入枫的指纹与虹膜信息。

  枫接受着一次次验证,心中对于伊澄口中的实验越发好奇起来。

  “好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等等,这就好了?”枫说完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但他确实觉得先前塑造的紧张感被摧毁殆尽。

  呆住的枫没有注意到伊澄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门口。

  “现在人还没来齐,上次喝的酒我还有些存货。”

  “这就来!”

  一个月前,伊澄找到枫的时候就带他进行了全身体检,情况不是很乐观,枫的身体在劳累中已经透支完了年轻人的潜力。

  有一个赚钱的机会,枫当然不会放过,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伊澄递来的橄榄枝。

  若非知道伊澄是国内有名的科技集团的核心之一,枫差点都要报警了。

  能见面送上一百五十万日元作礼物,很难不让人觉得是有什么特别的谋划。但经他转念一想,自己要钱没钱,要文化没文化,身上实在没有利益可图,为了妹妹未来的生活,枫这次选择豁出去了。

  接受提议的当晚,路边的烤肉店里,喝着伊澄带来的印有汉字“安”标记的好酒,枫少见的醉了。

  酒后吐真言,喝高了的枫口齿不清的像伊澄倒一肚子苦水。

  从家庭到工作,但凡是有些不顺心的地方都被枫吐槽了个遍,伊澄就当一个安静的听客,消化着枫的负面情绪。

  喝到深夜,角色却互换了,稍醒酒的枫听着伊澄找上门来的原因。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真听对方说出那次事件并忏悔时,枫心中还是一阵绞痛。

  流着泪的伊澄道歉的时候,枫沉默了。

  虽然很痛苦,但对于伊澄的感谢也是真的,枫深知那不是伊澄的过错,自身情感却无法将他们家与自己破碎的家庭分开。

  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改变,现在这些只是伊澄的一些补偿。

  自顾自的这样认为,让枫有些烦乱,那天的错,枫不想归咎于任何人身上。

  —————

  天王寺科技的食堂还是很健康的,虽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但是在营养上有保证,味道虽然不到顶尖,至少比一般的餐馆好太多。

  为了照顾这群宅男的饮食,集团人事一定薅光了头发。

  宅男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虽然枫对于这类人群没有什么恶意,但也谈不上多有好感。

  印着动漫角色的短袖松垮的搭在身上,带着联名款的蓝牙耳机故作高冷,要是聊到什么ACGN相关的内容,就会露出痴汉似的笑容。

  说实话,期待破碎了,这群人的形象完全颠覆了枫心中科技人才的泡影。

  枫只知道能来天王寺科技工作的人都是精英中的佼佼者,这一点从他们的年薪种能很轻易看出来。

  那是枫做梦都不敢想的天价。

  很奇怪,在枫的理解中,这群超越常人的天才应当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才对,可现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五十岚家遗传的对于情绪极强的感知能力,所以经常有人说是他们天生的leader,枫与若叶的父亲就曾是工作团队中的领导人物,可惜这个天赋在若叶身上并不明显。

  伊澄让枫少往其他员工身上看,这些人虽然表面还算和气,其实现在心里都装着两个大桶爆弹G,一点就炸。

  枫闻言也不去多想,专心对付起可口的饭菜,鱼肉很香,而且是白嫖来的,那就更香了。

  天王寺科技倒是没有禁止饮酒的规定,但是饮酒后在体内酒精含量达标前只允许在特定的员工休息室内呆着,倒是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只是小酌几杯,也得乖乖遵守规定,幸好休息室内配备有最新款的游戏机和满满一面墙的游戏卡带与光盘。

  伊澄外表那么正经的一个人,很好的维持了人设,游戏技术方面惨不忍睹。

  在天王寺科技内部,游戏实力也是很重要的指标,当一群人才无法在知识上找到优越感时,他们就会原始的开一盘格斗游戏,靠胜负来决定谁是老大。

  有些人输了像小孩一样耍赖,要求再比一次,真等对方第二次清空自己的血条,又会找些“没手感,我饿了,让着你”的借口。

  一个二十六岁,一个二十四岁近二十五岁,游戏打着打着还急眼了,让枫找到了幼时和好友吵闹的童年的感觉。

  又在二楼休息室里待了四个小时,外界天已经完全亮了,说来奇怪,明明其他楼层的采光都相当好,休息室却故意营造着昏暗的氛围。

  就好像这里昼夜的概念被故意混淆,作息时间只遵从身体的决定。

  所以即使是深夜,食堂和休息室也有不少人在。

  枫揉了揉惺忪睡眼,最近推掉了所有工作,自己却越来越嗜睡了。

  伊澄靠在沙发上,手机聚过头顶翻看信息。

  “人到齐了,走吧。”

  闻言,枫赶忙用手机打理着因长时间睡眠而散乱的头发。

  伊澄说人齐了,可枫跟着他到最高层,一路上也没见过要等的人。

  白的世界,枫踏出电梯的那一刻如此想着。

  仿若世界固定在一月的雪景中,再以纯白的染料粉饰各种机械,踏出前厅,分出三条岔路供给选择。

  左侧青绿的玻璃门在一片白中尤为显眼,里面是一些熟悉的面孔正在开会,风晃动着脑袋,终于忆起是在六和八楼的员工表上见过。

  正前方走廊链接的房间被机械门锁定,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右侧的房间倒是敞开房门。

  枫隐约看见,一人高的类似于卵的机械,厚实底座牢牢固定在地面上,上方有一个可以半开合的透明面罩。

  足有四台整齐排列在房间内,方向正对着门外。

  伊澄领着枫通过正前方的机械门,来到一个被钢化玻璃隔开的房间前,从外面能观察到房间内的情况。

  “不进去吗?”枫迟疑道。

  伊澄摇头,语气莫名道:

  “我的权限不够。”手轻按上玻璃敲击,像是隔着一段距离轻点在病床上女孩的额上。

  “看呐,枫君,我们要做的就是救她。”

  枫眯着眼,纯白的窗纱在温控系统的吹拂下扬起,与隔壁房间一模一样的机械茧斜立在床边。

  素白连衣长裙的天使陷在鹅绒的被褥中沉睡,粉发微向外卷,身形娇小,略显病态的苍白肌肤能与衣裙产生不太明显的色差。

  正如阿芙洛狄忒褪去欲望,留下纯粹的爱与美,教人生不出亵渎的心思。或如楚地神女“晔兮如华,温乎如莹”,引得云梦泽边襄王“罔兮不乐,怅然失志”的华容。

  五十岚枫确信她有某种特质,让人不自觉的生出亲近,乃至于想要捧在手心呵护的情绪。

  以枫二十四年人生所见,从未有如此让人在心底锁上同情与挚爱的可人儿,她面容沉静的睡在那里,就是对“我见犹怜”的最好诠释。

  天不遂人愿,她在难以触及的一端入眠,却没有能唤醒她的王子。

  “高中生?”枫喃喃道。

  “虽然身形面容都很年轻,但她的确是成年了。”

  可供停留的时间很短,约莫五分钟就头顶上方就传来了提醒离开的铃声。

  枫和伊澄正要离开,机械门随着一道验证通过的“滴”声,应声而开。

  来人带着口罩墨镜,金发束成高挑的单马尾,看不清面容,见到二人也只是微微鞠躬,而后快步走向玻璃旁边的需要验证的门。

  枫侧开身子给她让了一条路,在借过时主意到她指尖捏着的验证卡。

  卡片的样式与所有枫见过的都不同,粉色打底,中间是灰白色类似于WIFI的标志,在走廊的墙上见过很多次。

  “别看了,她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是社长吗?”枫压低声音。

  “病房中的那位才是社长,而她是唯三能进入这个房间的人之一。”

  枫心里一惊,没想到病床上外表年轻的女孩才是真正的天王寺科技社长。

  伊澄没有多作停留,领着枫进入隔壁房间。

  “Neuro Linker(神经连接装置),或许你听过这个名词。”

  “天王寺科技正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但我们失算了,没有考虑到虚拟世界中治疗心理疾病的风险。”

  伊澄蹲在自己的心血前,颓废的扯了一把自己稍长的黑发。

  “社长她,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很好的表达情绪,后来逐渐的有恢复的迹象,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过去。”

  “所以她才会选择,成为XenoGear(异境装置)第一个实验对象,前期的顺利让我们太过自傲,最终导致社长被困在自己的假想里,沉浸在过去。”

  枫看着伊澄痛苦的模样,不知作何安慰。

  “既然接受了伊澄君的邀请,那么我会拼上性命来完成协议的。”

  “多谢,那我也以白川家的名义起誓,解决这件事后会亲自去五十岚家说明一切的。”

  伊澄深吸一口气,在五十岚枫的搀扶下站起,手把手教着枫通过验证开启XenoGear。

  内部空间放下两个成年人完全没问题,先前透明的外罩隔绝了内外相通的视线,颇具科技感的出现投影而出的操作面板。

  枫跟随着智能引导,穿戴上覆盖全身的传感器,闭眼念出了启动指令。

  “Link Start。”

  五十岚枫失去了意识。

  睁眼是阴沉着天的虹咲学院,空气里弥漫着铁锈的味道,原本应是多彩的校园染上令人惊惧的灰白。

  枫握紧拳,真实熟悉的触感传来,但他一眼就认出这双受过保养的手不属于自己。

  “欢迎来到假想世界。”

  白川伊澄如是说,站在跨江的大桥上,张开双臂纵身一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