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FC 假面骑士利维斯 制片人望月卓完结访谈ACT.1

翻译:凌桑

ACT.1 应该完结了,但好像还没完结!?

TTFC:TV系列顺利杀青了,应该说是差不多快要完成这部作品了,但也还有不少事情要做,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说实话,现在大家的心境大概是怎样的呢……?

望月:我想想…还完全没有收工的感觉呢(笑)。

百濑:我也是,完全没有呢(笑)。

望月:虽说如此,TV系列制作本身已经结束了,也会有一种放松感吧……但心情完全不同呢。在放送期间,因为基本每周都会有转播嘛,所以我一直怀有一种恐惧的心情,“能否平安无事地拍完最后一集呢”……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发生什么事故,也就意味着赶不上播放时间嘛。总之,共50集都顺利拍完了。虽然很难说到底什么才是「顺利」,但总之松了口气。

TTFC:顺便一提,在TV系列中有「共50集」也是『假面骑士Ghost』(15年)以来的第一个呢。之前每一年都大概是共49话的样子。『假面骑士01』(19年)那时候,虽然放送时间本身有51周(!),但是因为疫情影响,有一段时间只能用总集篇应对过去。话说回来,「没有收工的感觉」,这也是因为作品和企划还在进展过程中吧。

百濑:是啊。光是已经发表了的企划,从9月到10月在东名阪有一个「Final Stage&节目Cast Show」,冬季剧场版也在等着呢。之后还有V篇,TTFC的「产直剧场」第二话也发表了。其他的……现在还不能说啊。

TTFC:是这样啊。

望月:刚才提到的那些企划中,有一些可以说是一种「惯例」了吧,但也有除此之外的企划。能够应要求在放送结束后继续『假面骑士Revice』的创作,我也觉得万分感谢。无论怎么做都收不了工,虽然也休息不了了吧,但也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这么一回事了。

TTFC:哪怕只看TTFC,『Revice』也有『假面骑士巴尔』『奇美拉之诞』『假面骑士吉安璐&阿基蕾拉with Girls Remix』这三部作品在配信中,无论哪部作品,都多亏了各位的努力而大受好评。

望月:谢谢!『奇美拉之诞』是以坂本监督的提议为起点由此诞生的,从拍摄决定到发布之间的耗时相当之短。

TTFC:实际上『Girls Remix』的拍摄时间是在『奇美拉之诞』之前呢。虽然『奇美拉之诞』真的可以说是一个突发的企划了,但在这部作品中,更加深刻地塑造了『剧场版 假面骑士Revice Battle Familia』本片中也富有魅力的角色,真是非常出色。其他两部作品也是如此,都是无比优秀的衍生作品。

望月:说到底啊,『假面骑士Revice』在放送开始前,就已经拍了一部不知道说是短篇但更像是剧场版的作品,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是超常规了吧(笑)。在早春时正式定版,从试镜开始,各种事务都步入正轨、一下子忙得飞起,没有一点空隙就开始拍摄TV系列,之后有立刻开始准备冬季剧场版(『Beyond Generations』),TELESA的『假面骑士Revice The Mystery』、小学馆的『超战斗DVD』,还有收录在东映蓝光Collection中,以门田广见和母亲作为主人公的『Dear gaga』……。可以说,除了TV系列以外,还一直有其他的作品也在同步上映。也多亏了这些,每部作品都收获了好评,也能实际感受到演员及作品的人气随衍生作一同上升。不过,在制作过程中,最让人担心的还是无法聚集在一起这件事了。

百濑:正好是去年,在『Revice』拍摄刚开始的时候,秋季新冠疫情爆发,也就是「第五波」疫情。检测出了Delta毒株,在东京多的时候也有近6000人感染新冠。光从人数上看,比我在拍『01』的时候要多了多了。但是,政府没有宣布疫情为紧急事态,人员流动也没有得到抑制。如此依然,感染风险自然就高了。

望月:总人口合感染者人数的比例和最初相比完全不同,无论个人小心到什么程度,(感染)都是无法避免的。于是,一旦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为了将影响控制在最低范围,无论是拍摄工作中、还是对节目而言,都必须采取尽可能的对策。就结果来说,当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总算是拍到了这里……拍到了最终话了。没有长时间停止拍摄工作,我们成功挺过了日程修改以及场景内容更改这些每日的调整,我觉得这也都是因为工作人员及演员们大家都有着『自己是不可替代的存在』这样的自觉及骄傲,秉持着这份自觉与骄傲度过每日的生活。当然,毕竟还没有正式完结,现在也还不能松一口气,但总算是恐惧中解放了,不用畏惧着每天早上到底是否会收到『某某身体不适』『某某发烧了』这样的报告,我也非常高兴(笑)。

百濑:说起来,演员们也说过,「还完全没有完结的感觉呢」之类的。毕竟还有『Battle Familia』的活动,也还要准备「Final Stage&节目Cast Show」……。包括冬季剧场版的拍摄工作以及之后的舞台活动在内,至少在今年年内都还需要一直参与『Revice』的工作呢。虽然说是1年,但假面骑士从实质上来说是1年半的时间啊(笑)。对他们来说这大概也是非常忙碌的一年半吧。

望月:和前作『假面骑士Saber』略有不同,『Saber』的企划本身就设想过了最坏的状况,如果在企划推进过程中突然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了,『在无法正常拍摄的状况下要如何是好呢』。他们在尽可能避免各种风险的前提下完成企划,并成功地交接给了Revice。但另一方面对『Revice』来说,企划本身建立在“相比『Saber』那时候,状况某种程度而言有所好转”的预测上,于是也照着『尽可能回归以前的拍摄方式』这样的意识来推动企划。感觉那时的观点也挺天真的吧。

TTFC:不过毕竟那时候,包括专家在内、社会上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嘛。而且,如果限制太多了,对于现场拍摄来说也很难啊……。

望月:是这样啊。所以一开始的状态是比『Saber』那时候的自由度高了不少,但突然一下第5波疫情袭来。如此一来,也只能调整脚本中还能调整的部分。比如说,我们原本还想像林家木久扇先生出演的第5话、以及河相我闻先生饰演的工藤一角登场的第6话那样,在后半段也搞些“骑士净化社会”为主题的嘉宾回。但是因为疫情,拍摄效率和以往相比严重下降。时间和预算都被白白浪费了,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改成一个能够普通拍摄下去的脚本构造。虽说如此,之后我们也加了些有嘉宾登场的故事,尽可能地努力了。

TTFC:像是空气阶段(第22话&第23话)之类的、木村昴先生他们出演的「声优」回(第30话&第31话),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反而没什么「嘉宾回太少了」的印象呢。虽然确实在第三部分后,几乎没什么嘉宾角色登场了。

望月:这一点上,脚本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呢。比如说,在脚本中刻意减少「柱」(摄影地、拍摄局面)的数目,增加同一地点拍摄的场景,让拍摄更有效率。(木下)半太先生也对这种种限制表示了理解,他一直保持着积极的态度,这点也很重要啊。对脚本的五花八门的要求从四面八方涌来,但是他那种「一个个说吧」的态度真是帮了我大忙。就我个人而言,我也在反思,真希望能够创造出一个更有利于半太先生发挥出自己特色的环境啊……。关于第三阶段以后的剧情,在最坏的设想中,希望只通过「幸福澡堂」「菲尼克斯」「安息日」这三个常规设置来推动剧情。对于那些需要大量人员进行拍摄的大规模场景,我们虽然万分遗憾,但也只有减少拍摄人数,于是第三阶段以后的剧情向着与设想中不同的方向发展了。比如说第35话中赤石长官的演讲场景,原本应该募集群演进行拍摄的,但是石田监督表示做不到,于是只能用不同的形式来体现出规模浩大了。

TTFC:对于TTFC而言,在这几年无法「招募群演」也非常令人难受。虽说「产直剧场」这样,也有在进行别的企划(远程群演)……。能够有机会通过会员征集大量素材,这对我们来说也无比珍贵,如果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开始招募就好了呢。

望月:近松先生是从哪个时间点开始参加的呢?

近松:我是在『复活的核心硬币』那边,那里拍完后来这边参加摄影工作的。在第5话之前和观众们都还是一个视角(笑)。第一次前往拍摄现场是10月4日。

望月:你记得真清楚啊(笑)。

近松:对于演员们来说,他们对我大概就是突然出现在了『Beyond Generations』拍摄现场的人,这样的印象吧(笑)。我对『Revice』最初的印象,大概在还是自己作为「观众」的阶段,那时候和负责绘画比赛的伊藤先生聊了聊,结果他和我说了一堆那时还没有揭露的剧透内容(笑)。开始是「这里的大二不是大二,其实是一个叫蜃楼的恶魔」,还有什么「若林司令官已经死了」,「幸福澡堂的常客大家都是间谍」之类的……。除此以外也有一些之后更改了的设定,但我当时知晓了不少内幕,一下受到了冲击。「这岂不是说,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骗局吗!」(笑)。以此为起点,我是在新年放送的第17&第18话那两话开始,作为脚本协商参与企划的。在第13话开始,我作为辅助制作人参与制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