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还有设计师在坚持变形金刚的初心!

转载——日本造物的继承者:设计师大西裕弥采访(上)

写在前面

变形金刚是将现实中的机械转变为机器人的创新概念,是TakaraTomy公司相当畅销的玩具,并且这一系列在2014年庆祝了它的30周年。这种源自日本的全球流行产品究竟是如何制造的?PLANETS编辑部和宇野常宽拜访了位于葛饰的TakaraTomy总部,与新锐变形金刚设计师大西裕弥交谈。从大西作为一个设计师的美学思考出发,揭示了日本制造的文化和哲学。本文发表于2014年。

图片

简介  大西裕弥(おおにし・ゆうや)

1984年出生。2011年进入TakaraTomy公司工作,负责面向国际市场的变形金刚的企划和设计工作。作为变形金刚设计师,他每年制作了20件以上的产品。代表作是“漂移”、“十字线/准星”、“大黄蜂”。(译者注:此为当时资料,后续大西的知名作还有MPM03大黄蜂、ss86热破、王国补天士等)

#所谓变形金刚是什么呢?

这是由TakaraTomy公司销售的玩具品牌,想表现的是像汽车一样现实中存在的各种产品会变形为机器人的概念。在2014年庆祝成立30周年之际,该品牌已经成为上市了5亿件玩具,并在130个国家销售的超人气玩具品牌。此外它还被拍成了好莱坞电影,第四部电影《变形金刚:绝迹重生》目前正在影院上映,好评如潮。

图片

译者注:2021年,变形金刚官方推特公布了真人系列电影第七部的消息,新作定名为《变形金刚:野兽崛起》,预计将于2023年上映)

图片

#关于变形金刚设计师这个职业

――我们今天在这里与大西先生讨论变形金刚和工艺美学的问题。变形金刚是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展起来的,有着强大影响力的品牌,有着很高的知名度。我们认为,如此被全世界接受认可的玩具是由日本设计师制作的,这对我们文化和工艺的未来有重大意义。

因此,今天我想请教您的是,变形金刚产品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如此令全世界的人着迷。大西先生近年来一直在参与变形金刚的设计,您负责的是哪些部分呢?

大西:我从整个企划开始负责规划、设计、开发、模拟研发模具,再到检验试制品、生产等,自始至终都在做。

――原来如此,简而言之您几乎参与了所有的过程呢。我以为大多数玩具设计师只负责 "绘制和决定玩具的外观 "部分。一个设计师能够参与从规划到模具模拟的所有工作,这是很罕见的。

大西:一般来说,除了变形设计以外的造型设计等都会外包给第三方,但我全部都是自己做。包括我在内的8人左右的团队每年开发约120个变形金刚,我们都参与了生产制作过程中的几乎每一个环节。

――变形金刚是极其复杂的产品。例如,对于载具是车辆的变形金刚,它有实际的汽车样式设计,然后是有一个完全不同形状的人形的设计,我们要将人型和载具两种形态相连,并将这一连接过程设计成变形结构。我一直觉得能实现这点这很不可思议,因为设计师参与了整个过程,所以这个才有可能能做到。

#如何解剖一辆车

――实际上,我作为变形金刚的粉丝已经有20年了,今天我带来了我个人收藏的变形金刚……

图片

这是由大西设计的变形金刚–“漂移”!布加迪威龙,这辆世界上最独特的超级跑车,顺利地变身为一个具有武士风格的机器人。我个人认为这是变形金刚历史上的一个杰作(笑)。

图片
图片

要细究的话,这个汽车和机器人的前格栅部分是共通的零件。这可能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小的细节,但我认为这很重要。如果想要忠实于电影的设计,最好把汽车的格栅部分作为一个假件分开,并把机器人的格栅部分零件作为一个专用部分,这在结构上来说是可行的。尽管如此,他却专门不使用假件,而是使用公用的零件。我对此感到非常惊讶,我认为创造这个的设计师绝对是建立在坚实的美学和哲学基础上进行设计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漂移变形过程。虽然看起来很复杂,但拿在手里却意外地直观易懂。可以看到,汽车的前格栅直接变成了机器人的胸部。

大西:这样深度的采访还是第一次哦(笑)。谢谢。

宇野:我想问一下的是,比如在二维空间中考虑变形,和实际变成三维空间时让它帅气地变形,我觉得使用的思考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是从“把这辆车变成机器人的时候,这个零件应该放在哪里呢?”这样的事情开始考虑吗?

大西:最近,我一直在为电影系列设计变形金刚,但电影的变形顺序全部都是用CG制作的,完全不可能再现,所以我几乎是无视电影中的变形镜头去进行设计。

图片

然后在此基础上,我会围绕原始材料的象征性部分来思考转化。例如,对于这个漂移,这个前格栅部分是象征性的,所以我们就以怎么把前格栅转换成胸口部分为起点,开始设计。

虽然我也想参考实车,但布加迪威龙的价格超过2亿日元,实在是没办法啊(笑)。不过就算看不到实车,我也一定会买国外玩具制造商授权制作的模型作为参考,因为他们取得了授权,比较忠实于实车细节。如果主题是动物,就会去动物园,仔细观察原始素材是很重要的。

宇野:我明白了,所以这里有一个解剖学上的问题。变形金刚的设计师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将一辆汽车以与原始结构如此不同的方式拆解的人了。

图片

大西先生的设计草图。车辆部分画了很多分割线。

#不使用假件——让功能和外表一致的美学

译者注:假件指为了实现人形外观还原美型,使用一些载具造型的零件作为修饰,但这些零件在载具形态时又不会体现在载具上。)

大西:最初参与变形金刚的时候我也会想“这到底要怎么做啊! ?”(笑)。

我被分配之后最先做的,是从飞机形态变形的这个“红蜘蛛”。虽然非常辛苦,但思路一个星期就全部想好了。

图片
图片

上图为“红蜘蛛”。这是以基地模式为核心玩法的名为“Metromaster”译者注:即日版TG传奇级,对应美版Legends class/传奇级)的小型商品

仔细想想,从这个作品到漂移,极力不使用假件这一点可能是我做设计一贯的作风。红蜘蛛这个角色的特征是是变形为机器人的时候胸部会出现飞机的机头的设计。其实,如果将机头向后倾斜,并且在飞机模式飞行时看不见的机器人胸部一开始就安装一个假机头,设计起来会比较轻松。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使用假件,所以即使是这么小的尺寸,我也要坚持让本来的机头好好地贴在胸前。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飞机机头的变形相当讲究

――大西先生尽量不使用假件的原因是什么呢?。

大西:近年来的变形金刚,由于设计和变形过程都变得复杂化,有一段时期我们不得不大量使用假件。然而,变形金刚本来就不是工业产品,而是玩具,所以我觉得“容易让孩子们玩”才是最重要的。

例如,即使是变成同一辆车,通过不同的变形流程设计也可以让每个玩具有着各自的特点。正因为有“怎样才能把这个变形成机器人”的提示,孩子们才能充分发挥想象力。看到机器人的完成形态时,如果印象深刻的部分用假件去表现的话,那么发挥孩子想象力的脑回路就不畅通。我认为这作为一个玩具是无趣的。

宇野:使用假件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只要变形前和变形后都很帅就可以了。变形终究只是一种手段。这个想法是,如果你能享受一个项目能带来两种形式的需求就足够了。但是最初的变形金刚有一种审美,即变形本身就是目的,所以我们也希望在现实中最好不去使用假件。

#“我想追求作为工业品本身作为‘物品'的可用性”

――从粉丝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变形金刚》在被拍成好莱坞电影时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迈克尔·贝的电影在2007年上映时,真实的汽车转变为机器人的震撼性画面被世人所看到。这种表现方式,就是所谓的二次元谎言,或者说,就是从不可能的地方通过高超的CG技巧将零件变出来但即便如此,全世界的观众还是从中感受到了真实感,并为之狂热。要说这是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这是种在连续的过程中不勉强地从车上变成机器人的独特美学、并且真正能上手的玩具吧。

大西:当然,变形金刚的美学对我来说很重要,但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所致力于的事情。我非常重视“物品”本身的易用和舒适程度。比如这个,这是还没有发售的商品……

――这是“小诸葛”啊!

上图是小诸葛的玩具。美国是在2014年末,日本则是在次年年初开始贩卖。

大西:是的。这是一种小型机器人变成大型机器人的头部并与之合体的名为“头领战士”的商品。我们用现代的技术把80年代的玩具重制了。这个里面包含了很多产品设计的要素。

例如,以前只是强行将头部装上或取下,但现在我们有一个适当的卡扣,使其能够顺利安装和拆卸。此外,较小的机器人可以在较大的机器人变形成战斗机后乘坐进驾驶舱。我们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展示了它之后,网上就有人说“这个尺寸应该不能坐上去吧”(笑)……当然,我们做的是让小人可以乘坐进去的哦! 

既然是头领战士的角色,我想如果飞机有驾驶舱但小人坐不进去的话属实是不行。另外,为了保持变形的简单,以及尽力隐藏由于制造工序的关系而出现的空洞等,我们一边与塑料重量和成本等的限制战斗,一边将拿在手上时的触感进行最大限度地舒适地设计。

身体变形的飞机驾驶舱里坐着一个小机器人。


宇野:不使用假件,或者头领战士能够实际乘坐由身体变形的飞机。我认为,要制作变形功能和外形兼备的变形金刚,换句话说,就是要将功能和表层融为一体。物品拥有的结构和表现其形象的外观是一致的。这不仅仅是选择了象征功能的外观,而且是让这件物品真正实现了一体化。这意味着,“变形金刚”的所传递的最大信息是,他们真的可以让自己变形。从酷炫的汽车变成酷炫的机器人,而且两者都不会显得累赘,这也是对“物品”思想最大的实现。

(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