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歌》第二季剧本(中文版)第三集

第二季   第三集

开场在夜间,农场正遭受袭击。僵尸和骷髅从森林冒了出来。农民们正在抵御亡灵。

最年长的哥哥约翰奔跑着入镜。他拿着剑开始攻击,击杀了两只僵尸。丹尼抱着干草块,跟着他跑出了谷仓。约翰面对大群僵尸,向丹尼呼叫。

约翰

丹尼!去叫拉斯提!赶快!

丹尼的目光从僵尸转向约翰。他丢下干草块开始奔跑,但在看见一只僵尸后停了下来。

丹尼

啊!

丹尼旁边的谷仓墙上靠着一把锄头。他抓起锄头,但是锄头并不好使。等丹尼抬起头时,约翰已经把僵尸杀死了。丹尼不再恋战,径直跑向小谷仓。

镜头给到约翰和其他农民的更多打斗场面。

丹尼抵达谷仓,艰难地试着打开门。门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决定敲门。

丹尼

拉斯提!拉斯提,我们需要你帮忙!

门嘎吱一声就打开了,撞倒了丹尼。铁傀儡拉斯提现身,环顾四周。它看见丹尼,把他扶了起来,随后冲上前去加入战斗。

打戏继续,拉斯提处于劣势,丹尼站在边上不时地用石块砸僵尸。

一声巨吼传来,农民们倍感不安。一些亡灵停了下来掉过头去。卢娜从黑暗中猛扑过来,开始攻击亡灵。

卢娜试图喷火烧死僵尸,但还是只能吐出一些火花,它干脆一甩尾巴把僵尸拍飞了。

亡灵开始撤退,约翰走上前来。

约翰

*惊奇不已* 我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能看见一条龙。

卢娜和艾比盖尔把目光从正在撤退的亡灵转向约翰。

约翰

我们很感激您的到来,小姐,但我得问一句:为什么您会来到我们这不起眼的农场呢?

艾比盖尔

我正在寻找下一个末影骑士-看来我已经找到他了。你与亡灵的战斗令人印象深刻。

约翰

我,是末影骑士?不-我不行-我只是个农民。你为什么这么确信?

艾比盖尔拿出末影之眼。

艾比盖尔

因为这个。它带我来到了…等下…慢着…

 艾比盖尔放开末影之眼后,它飘向了丹尼。丹尼倍感困惑,试图把它拍走,但末影之眼还是会飘回他的身边。

他意识到艾比盖尔和约翰都在看着他。

丹尼

*胆怯地* 什么…?

艾比盖尔

我想你才是末影骑士。

丹尼吓了一跳。

丹尼

什么?!

约翰

什么?!

拉斯提似乎也很惊讶,它的金属关节吱吱作响。

艾比盖尔

末影之眼让我找到了你。

丹尼

但是-末影骑士不是消失一百多年了吗?

艾比盖尔

他们回归了,而我正在寻找他们。我叫艾比盖尔。

丹尼

我叫丹尼…丹尼·平考森。

两人握手。约翰看着近在咫尺的卢娜,伸手想拍一拍,但卢娜和他保持着距离。

约翰

这真是…令人吃惊…又惊又喜。我弟弟,居然是末影骑士。

丹尼

但是不可能啊-我又不是…有多特别的…我只是…

艾比盖尔

我明白你的感受。就在不久前,我自己也是个农民,直到我肩负起了这项使命。

约翰

在你们俩跑去拯救世界之前,最好先在这过夜休息一下,然后再和我们父母讨论一下。

丹尼

噢,太好了!请进。我觉得该来点夜宵了!

艾比盖尔

好吧,我的确需要好好睡一觉。来吧卢娜。

三人进屋,卢娜紧随其后。艾比盖尔抓住了悬浮着的末影之眼。

切镜,森恩身处阿塔拉西亚,他在床上坐着,面前拿着他的歌之力。

森恩突然一愣,有了个主意,脸上却流露出一丝悲伤。切镜,森恩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刚走出铁匠铺,就被身后的加里亚斯叫住了。

加里亚斯

连“再见”都不说一声?

森恩

加里亚斯! 

森恩猛地转过身来,却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很快放弃了做任何辩驳的想法。

森恩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

加里亚斯

如果你试着解释,我就会试着理解的。

森恩朝加里亚斯走近了些。

森恩

我很感谢你的帮助,加里亚斯。你和瓦尔都不计回报地教了我那么多东西。但伏尔塔里斯人还在外面…他们此时此刻正活跃在外。他们屠杀了我的家人,还杀了塔里亚斯。

森恩低下了头,他因情绪激动而说不出话了。

森恩

躲起来逃避现实是没有用的…我要去战斗。我要加入阿多尼亚骑士团。

加里亚斯

我很能理解你,森恩。我的兄弟们也会这样做的。我会建议你先提高自己的水平,但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加里亚斯稍作停顿。

加里亚斯

阿多尼亚骑士团在西北方有一个据点。沿着山脉走-你会找到入口的。 

森恩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加里亚斯。塔里亚斯会感到骄傲的。

加里亚斯

哈!塔里亚斯还会责怪我不加入你呢。不过,我也不能让你手无寸铁就出发。

加里亚斯抽出一把武器。

加里亚斯

你有一双能工巧匠之手,森恩-这是一把漂亮的剑,属于打造它的人。

加里亚斯把森恩的剑递给了他。 

加里亚斯

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森恩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此时音乐激昂起来。

森恩找到汀博,骑着它沿路离开了阿塔拉西亚。瓦尔站在附近一座空岛上目送着他。她笑了笑,转身飞回到阿塔拉西亚的中心地带。

切到早上,艾比盖尔和丹尼正准备离开农场。

丹尼向约翰道别。

约翰

我觉得这应该归你了…你比我更用得着它。算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已经在我们家传承好几代了。

约翰把他的剑递给了丹尼,剑有些破损,但勉强能用。丹尼几乎举不动它。

丹尼

哎呀,约翰。你确定吗?

约翰

非常确定。走吧…在外要注意安全。

丹尼点点头,不再说话了。丹尼把剑拖到身后装了袋,走向前方,艾比盖尔和卢娜正在等他。

丹尼

给,艾比,我做了些炖菜给你在路上吃。

艾比盖尔

这是你给我做的?

丹尼

在你睡觉的时候炖的!哎呀,拉斯提!

丹尼和艾比盖尔看见拉斯提在前方拦着他们。

丹尼

你以为我会忘了你吗?

拉斯提俯身递给丹尼一支玫瑰。 

丹尼

把我家里人照顾好,好吗拉斯提? 

拉斯提点点头,向他们挥手作别。

丹尼

我们往哪走?

艾比盖尔拿出末影之眼,把它释放到空中。它开始向前飘去。

艾比盖尔

大概要去找更多末影骑士吧,不管他们都在哪。

艾比盖尔尝了口炖菜。

艾比盖尔

嗯…丹尼,真好吃!

丹尼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两人沿着小路离开了农场,卢娜从头顶飞过,末影之眼在前方飘浮引路。

切到塔塔洛斯。伊格尼斯走进大厅。大厅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石笋,上面嵌满了钻石以及各种珍贵矿物。四周有玛格诺斯人、人类,甚至还有几个佛琳娜人经过。这里充斥着贫穷的气息以及不安的情绪,还有煽动卡森-塞多尼亚冲突的宣传活动。

伊格尼斯走进大厅边上的一家酒馆。他在一张空桌旁坐下,听着酒馆里叽叽喳喳的声音。

伊格尼斯为了显得没那么突出,拿出了一本书,然而边上的玛格诺斯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时传来一阵喧闹声。

伯根

我只是想指出,自从我们关闭边境以来,情况变得更遭了!

伯根正在向后退,一个更大的玛格诺斯人正在逼近他。

马拉凯

对你来说更糟…对我们这些力争上游的玛格诺斯人来说可并不是。

伯根被逼到了墙边。

伯根

我-我不是不赞同你,我只是-

马拉凯

那就把嘴闭上!聪明的玛格诺斯人都会服从强者,对吧兄弟们?我想该提醒下这家伙,到底是谁在掌权。

马拉凯和伯根打了起来,马拉凯很快占据上风,把伯根摔到了桌子对面的地上。

马拉凯

如果有人想挑战我,那就站出来! 

马拉凯在屋里来回走着,怒视众人。没人回应。

马拉凯

没人?你呢?

马拉凯朝其中一个玛格诺斯人打了一拳,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态度。伊格尼斯站了起来。

伊格尼斯

喂!

切到酒馆外。伊格尼斯被扔了出来,摔在地上。他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接着看见了伯根。

伯根正在往前走,伊格尼斯从后方靠近,跟着他的步伐。伯根终于转过身来。

伯根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伊格尼斯

噢!我刚才看到你和那个挺没素质的人打架,而且-

伯根

那个“挺没素质的人”是我们的头儿:马拉凯。

伊格尼斯

噢。好吧…刚才听你说,你想要卡森重开边境。

伯根

我没这么说过!我很高兴卡森脱离了联合!

伯根假装很高兴。

伯根

不过…如果你想和真正希望卡森重入联盟的人谈谈的话,就去找麦克斯韦吧。只有少数几个议会成员支持统一,他就是其中之一。 

伊格尼斯

太棒了!多谢你帮忙。

伊格尼斯正要离开。

伯根

不用我指路吗…?

伊格尼斯停下脚步。

伊格尼斯

噢…确实。

切到森恩,他抵达了山间的一处入口,这里就是加里亚斯所说的阿多尼亚骑士团据点。森恩下了马,谨慎地往里面走,抬头环顾着四周。

森恩来到了入口的尽头,前方无路可走。森恩有些困惑,觉得可能找错地方了。

森恩转身准备离开,又停了下来。镜头抬起,上方一个弓箭手已经弓弦拉满。

森恩站在原地,举起双臂表示并无恶意。他稍微提高了嗓门,好让远处的人能听见。

森恩

我不是来打架的-我在找阿多尼亚骑士团。

一个身材魁梧的玛格诺斯人从拐角处走出来,逼近了森恩。

昂尼克斯

打架就是我们的工作。看来你来错地方了。

昂尼克斯来到森恩面前,俯视着他。

森恩

*有些不安* 我是说我不想-

昂尼克斯

为什么你的纹路没有颜色?你是什么间谍吗?

森恩

*有点生气了* 我不是间谍-

昂尼克斯把森恩往后推了一步。

昂尼克斯

我们现在就干一架,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休伯瑞斯的声音传来。

休伯瑞斯

退下,昂尼克斯。

他们转身,看见休伯瑞斯·内斯托里斯正走向他们。

昂尼克斯

我只是在和他玩玩嘛…

昂尼克斯拍了拍森恩的头,然后退下了,休伯瑞斯站定在森恩面前。

休伯瑞斯

没有部族的阿多尼人,终于来了。

森恩

*感到惊讶* 休伯瑞斯。

休伯瑞斯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加入我们,森恩,不过你的玛格诺斯朋友没来,让我有点失望。进来吧…欢迎来到阿多尼亚骑士团。

休伯瑞斯拉动一个隐藏的拉杆,打开了石墙上的一道活塞暗门。

切到室内。昂尼克斯走在森恩正后方,一直低头瞪着他。休伯瑞斯继续向前走,顺便介绍了昂尼克斯。

休伯瑞斯

你身后那个大块头是昂尼克斯.

昂尼克斯瞪得更凶了。 

昂尼克斯

*嘲弄的口吻* 别挡我路,其他都好说。

玛萨妮从另一个入口走了进来。

休伯瑞斯

这是玛萨妮。她不怎么说话,但她射术高超。

玛萨妮无动于衷,撩了下头发。

休伯瑞斯

这边还有个完全不会说话的。

冷心

*刷存在感的咕噜声*

他们转身,看见冷心开心地挥着手。

休伯瑞斯

那是冷心,他的许多敌人称他为“收割者”。你会习惯他的。

冷心点头。森恩把注意力转向房间的其他地方,到处都是地图、武器以及各种战时物资。

休伯瑞斯

这就是我们设立的基地。如你所见,我们一直在定位伏尔塔里斯人的出没地点,以此来找出他们的踪迹。差不多就这些。昂尼克斯,你不是想看看森恩有什么能耐吗。不如你带他出去一趟?

昂尼克斯

也该是时候了。你也来吧,冷心。

他们来到外面的小训练场,这里有山边的树木遮蔽。

森恩

那…你们有什么练习用的剑吗?

昂尼克斯走到训练场中央,伸展着四肢。

昂尼克斯

噗。我们才不用剑呢。想要真正考验力量的话,只能用你与生俱来的武器。

森恩

*皱眉* 那好像不太公平,你好歹是个玛格诺斯人…

昂尼克斯冲向森恩。森恩试图抵挡住他,但还是被摔在了地上。

森恩

呃!

昂尼克斯

那你只能将就一下了。站起来!

昂尼克斯笑了起来。森恩正要起身,昂尼克斯又把他踢倒在地。旁观的冷心有点吃惊。

冷心

*惊讶的咕噜声*

昂尼克斯慢慢徘徊着,等待森恩爬起来。

昂尼克斯

我不是存心伤害你,森恩。但如果你连我都打不过,你又怎么能打得过伏尔塔里斯人呢? 

一团黑影这时出现,昂尼克斯被扑倒在地,消失在画面外。

这个巨大的黑影开始和昂尼克斯搏斗,很快就把他摔在地上。

昂尼克斯

*发出摔倒在地的哼声*

人影转向森恩,他是格雷克。格雷克体型庞大,皮肤呈深色,头上长着角,还有一条粗尾巴。

格雷克

听说有人在打架-我头脑一热就来掺和了。

格雷克走向森恩,后者睁大眼睛看着格雷克。他属于一个在系列中首次出现的新物种,身高上比昂尼克斯高出一大截。

昂尼克斯起身,冲上前去反击格雷克。格雷克轻松地来了个后撤步,把昂尼克斯锁了脖。他一边锁着昂尼克斯的脖子,一边继续和森恩讲话,跟没事人一样。

格雷克

你就是新来的? *锁脖,哼了两声* 别太在意昂尼克斯…他喜欢装腔作势。

昂尼克斯

*不断挣扎* 放开我!

格雷克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格雷克在对话过程中一直控制着昂尼克斯,后者无谓地挣扎。格雷克明显远远强于昂尼克斯。森恩有些惊讶。

森恩

呃…我叫森恩。

格雷克

见过贾格森人吗?

森恩

我听都没听过。

格雷克

哈!那是因为阿多尼亚已经没几个贾格森人了。

格雷克终于放开了昂尼克斯,他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昂尼克斯

*呃*

格雷克

我叫格雷克,全名格雷卡恩。我是二阶贾格森人-我通过不懈战斗,撑过了第一段生命。咱们贾格森人只要利用好第一条命,就能再获得一条命。

格雷克打量着森恩。

格雷克

那么,你会多少歌之力?

森恩

就一个,是防御性歌之力。

格雷克

让我们瞧瞧。

森恩不安地四处看了看,他知道自己还没做好演示的准备。

森恩

现在?你们现在就想看吗?

格雷克

你说呢冷心?

冷心点点头。

冷心

*赞同的咕噜声*

森恩闭上眼睛准备就绪。歌之力响起,一小撮能量火花冒了出来,然后就消失了。

昂尼克斯

看到没,我都说了,他没这个能力。

突然一小块泥土砸中了森恩。

森恩

嗷!

格雷克

如果那是个护盾的话,还真没啥用处。

格雷克又扔了块泥土,擦到了森恩身上。

森恩

*又被击中* 啊!你能别朝我扔土块了吗?

格雷克

自己想办法。

格雷克又扔了块泥土。森恩的歌之力响起,一个巨大的能量球出现在他周围,挡住了泥土。森恩看上去很惊讶。冷心鼓起掌来。

格雷克走回到森恩身边。

格雷克

干得不错,你的盾可以挡住泥土了。再稍加练习,也许你有一天就能挡住箭矢了。欢迎入伙。 

格雷克笑着拍了拍森恩的肩膀。

切到清崎,他借助信标来到了子午城。切镜,他正在室内和领袖们交谈。

清崎

每当我们失利,亡灵巫师的力量就会随之增长。我们必须组建一支自己的军队,现在还为时未晚。 

哈桑

塞多尼亚必须按兵不动。卡森随时可能攻打我们。很抱歉,我们帮不了你。

切镜,清崎离开了那栋建筑,借助信标来到欧肯戴尔。切镜,他正在室内和领袖们交谈。

清崎

如果亡灵巫师在弗恩戴尔打败了我们,他们就能长驱直入,进军费尔登的主城。

康科德官员1

我们是不是该担心一下?一旦费尔登沦陷,他们就有可能借助信标危及到我们所有人。

清崎看着这些自私自利的官员,情绪异常激动。

清崎

那就帮我们阻止他们!

官员们彼此交换眼神。

康科德官员1

我们可以补给点粮食给你们,协助战争。

清崎

*叹气*

切镜,清崎离开了那栋建筑,他借助信标到达雹石城,然后是海琵利亚,每次都独自走出建筑物,每次都无功而返。

清崎来到海琵利亚的边缘,眺望着大海。有人走过来站到了他身边。

柚希

各个国度不再像以前那样团结一致了。

清崎转身看见了她。 

清崎

好久不见啊,柚希。

柚希

听我说, 清崎,不管议会的说法是什么,军队的实际控制权还是在我手中。

清崎

那你可以帮忙吗?

柚希

也许可以。我听说旧时的阿多尼部族——伏尔塔里斯族——正在卷土重来。你觉得亡灵巫师和伏尔塔里斯人相比,哪个威胁更大?

清崎

我听到过这种传言…但那只是传言而已。亡灵巫师现在就在攻打我们,在杀害我们的人民。如果任由他们继续前进,他们所积攒的亡灵大军终将征服所有国度。伏尔塔里斯人、卡森…那些东西现在只会让人分心。

柚希

我可以暗中派遣一些精锐部队给你。别人不会知道的。别让费尔登沦陷,队长。

她快步走开了。清崎神情非常痛苦,局势对他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回到阿多尼亚骑士团,格雷克、冷心、昂尼克斯、森恩四人围坐在火堆旁。玛萨妮待在靠边的地方,比较孤僻。

格雷克

当时我就在那…在迷雾群岛上独自游荡…突然一帮强盗发现了我。那可是在阿多尼亚之外,哪里有什么明文条例禁止暴力。我不得不单挑他们二十个人!

昂尼克斯插话。

昂尼克斯

上次你说的是十个,格雷克!

格雷克

反正有很多,好吗?!我没时间仔细数。反正,他们觉得抓住我轻而易举…那是他们最后的错判!我杀死他们的头儿之后,其他人就跑了…而我借此获得了一件强大的战利品。请容我向你们呈现:寻魂剑!

格雷克抽出了他的双头巨剑,转着耍了几下。

格雷克

钻石双刃,剑柄刻有名称,总长三米。不知道它是从哪来的-我敢保证不是那些强盗打造的。曾经挥舞这件武器的猛兽肯定比我还要大。瞧瞧看。

格雷克把它抛给森恩,森恩接的时候哼了一声,因为剑非常重。

森恩

*接住重剑,轻哼一声*

森恩打量着寻魂剑。

森恩

*惊叹* 太不可思议了。

冷心

*刷存在感的咕噜声*

森恩抬头看见冷心正急切地举着他的附魔镰刀。

格雷克

噢,对了。

格雷克把冷心的武器抛向森恩,森恩接住后手上又多了件武器,快拿不动了。

格雷克

冷心的武器是在埃希里亚弄到的…至少据我们所知是这样。他爱死那玩意了。

冷心使劲点头。昂尼克斯此前一直双臂抱在胸前,他挪动着换了个坐姿。

昂尼克斯

好,好-花里胡哨的大武器。我赤手空拳照样能把事办成。

格雷克已经习惯了他这种话,无视了这一言论,随后转向一旁的玛萨妮,她正在给箭矢加尾羽。

格雷克

也许玛萨妮可以给你看看她的弓,如果你态度够好的话。

玛萨妮目光呆滞地抬起头。

格雷克

我也没指望。算了!给我们看看你的,森恩。

森恩小心翼翼地把之前那些贵重的武器放在一旁。

森恩

这个嘛…我的剑还没有什么故事。它不是钻石做的,也没有附过魔…但这是我在阿塔拉西亚的时候,亲手做的。

森恩抽出他的剑。昂尼克斯好奇地打量着它。

昂尼克斯

嘿,还行嘛。让我看看。

森恩迟疑着把剑递给了 昂尼克斯。

昂尼克斯

虽然大多数玛格诺斯人都不用武器,我们锻造武器的手艺还是相当出名的。这把剑很不错。

休伯瑞斯冲了进来,他神情非常严肃。

休伯瑞斯

把各自东西都收拾好!森恩,你也一起来。我们马上出发! 

格雷克

急啥呢?我们聊得正欢呢! 

休伯瑞斯

有人看到一批伏尔塔里斯人正往密库行进…而且不只是他们。

休伯瑞斯稍作停顿,悬念骤起。

休伯瑞斯

死亡颂者也在。

屋内的每个人都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忧虑地看向休伯瑞斯。音乐充满悬疑感。

昂尼克斯

怎么可能?!

休伯瑞斯

我不太确定,但我想去查清楚。我们要向全世界证明,阿多尼亚骑士团不怕什么死亡颂者。

切到外面,他们正在上马。森恩骑上汀博。格雷克站着,双臂抱在胸前。

格雷克

我不在乎它们是不是更快…我才不会骑这种四条腿的生物。

昂尼克斯

别抱怨了。

昂尼克斯站在一旁看着,他太重了没法骑马,准备徒步前往。

格雷克

昂尼克斯要走着去,那我也能走着去。

休伯瑞斯

昂尼克斯是因为太重了才不能骑马。再说了,玛格诺斯人的体力比你要好。

格雷克放弃了,趴着骑上了马。

格雷克

呃,好吧。别动,你这个怪物。

格雷克很别扭地上了马,坐稳之后发现自己面朝着骑着马的冷心,冷心做了个转圈的手势。格雷克这才意识到自己坐反了,尴尬地转过身来。

格雷克

*继续咕哝抱怨着*

众人准备离开,他们看向休伯瑞斯,等待他作进一步指示。

休伯瑞斯

这个世界不愿意相信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他们认为错的是我们。你们每个人都不求任何回报,为这项事业奉献了自己。今天,我们有机会让全阿多尼亚知道,我们会挺身而出-

昂尼克斯

剩下的等我们到了再说吧。

昂尼克斯跑开了。

格雷克

哎呀…你的演讲把他吓跑了,休伯瑞斯。

格雷克追着昂尼克斯骑马离开了,玛萨妮和冷心片刻后也跟着格雷克出发了。

森恩和休伯瑞斯留在原地。休伯瑞斯看上去有些扫兴,森恩还在等着他的指令。

休伯瑞斯

随便吧…

休伯瑞斯骑马离开,森恩紧随其后。音乐变得更加激昂,他们各自在不同的地形上穿行。

未完待续。

(原作者:蝌蚪KD,请支持原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