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轻音少女》是否为男性向作品?《利兹与青鸟》讲述的是同性恋间的故事?


日本人气动画监督山田尚子于今年十月到访英国,对她而言,这趟旅程并不陌生。2012年Scotland Loves Anime举办时,她曾作为嘉宾,受邀参加剧场版《轻音少女》的上映会。巧合的是,这部剧场版动画也是以伦敦为舞台,讲述了轻音部的几位成员从日本来到英国的趣事。

 

自那以后十年,山田再次成为了Scotland Loves Anime的受邀嘉宾。在热闹非凡的问答会上,山田监督颇为怀念地谈起了曾经在英国的感受。比如,苏格兰人不喜欢说尼斯湖水怪不存在;海德公园里像邮箱的容器其实是专门给狗狗用的器具;马麦酱(一种由酵母菌发酵而成的酱)一点也不好吃等等。关于最后这一点,大部分观众都表示赞同。

 

但是,山田本次之行并不是为了怀念这份异国情思。真正促使她跨越大海的动力是由Science SARU制作的17分钟短片作品《Garden of Remembrance》将在全球首映。这部作品主要描述了失去与随即到来的事物——失去重要之人独自生活的少女,度过乏味的日常与突然发生巨变的生活。这是一部与歌手Lovely Summer、漫画家水沢悦子合作完成的大型MV。

活动前几天,山田监督来到了伦敦,我也能有幸采访到她。我主要采访了她的最新作和Science SARU出品的近期作品。另外,我也借此良机向她询问了她在京都动画时期,满怀爱意制作的以《轻音少女》为首的早期作品。
 

——您在京都动画和Science SARU都有过工作经历,这两家工作室都带有“画风”的强烈特色,作为粉丝基本一眼就能辨别出两者的区别。特别是在画面上,角色的每个动作都能让观众清晰地感受到美感。关于这点,您有什么见解吗?比如说,您是在保持自身感性的同时选择其他工作室的吗?

我在京都动画学到了很多,比如如何描述人们之间的感情,角色内心是如何变化的等等。不仅仅是动画本身,京都动画的staff们还将亲身经历用在了角色上,这些经历像是真实在角色身上发生过一样,只是被用动画的形式表现了出来。他们的目的与其说是制作动画,不如说是把这些角色们当做现实中存在的人物来对待,创造出有实感的人生。我们的职责是成为摄影监督,而不是动画师。也就是说,站在摄影师的立场上,让角色们活出他们自己的人生。这是我们的追求和挑战。

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在这以后,我在Science SARU制作《平家物语》,明显看出了这两家工作室的不同之处。在Science SARU时,我很享受让动画动起来这件事。那时,我整个人都充满了能够制作动画的喜悦之情。真实存在的角色与制作动画的乐趣,我如何将两家不同的方向融合在一起;结合这两方的经验,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对此,我也充满期待。

所以,在制作《平家物语》时,我有意识地让自己不要以摄影师的角度思考。制作《Garden of Remembrance》时也是如此。这是我在《平家物语》更进一步的尝试,现在我也在不断尝试。只不过,《Garden of Remembrance》是以“我”为视角来进行拍摄,掺杂了两种做法。不仅仅作为摄影师,还作为窥探者,这样两种视角。作品中进行窥探的是男性视角。
 

——所以说《Garden of Remembrance》是一部男性视角的作品吗。

 

不完全是这样。这部作品其实存在三种视角。第一个视角是从描绘的世界中消失的男性,他一直守护着失去的恋人。第二个视角是失去的恋人(也就是“你”)。第三个视角是另一位女性(青梅竹马)。

 

——您的作品曾被许多人评价脚部的表现非常重要,但《Garden of Remembrance》中的女性角色与其他动画作品中的少女相比,脚部却略显圆润,我听说(漫画家)水沢悦子设计了这样胖乎乎的角色,请问您为何要采用这种设计呢?

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略显肥大的脚部不是她设计的想法,我本来就很喜欢水沢悦子的设计和绘画作品,所以才参与了本次的项目。她笔下的女孩子大多都很丰满。正如您所说,比其他动画角色偏胖,与社会上公认的美妙身姿有所偏差。但是,这些角色却有种被唤醒的质感……仿佛能触碰她们的肌肤一般的柔软,睡醒时能闻到口水味道的亲近感。我非常喜欢这种特色,所以特意跟她提了一下。
 

——在《声之形》期间拜访您时,我曾问过您“请问这部作品与以往相比有什么不同吗?”,当时您的回答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今天,在《Garden of Remembrance》上映之际,我还想再次问您这个问题,请问您在本部作品中展示出了什么新的方向吗?
 

我真正想做的作品、追求的目标核心其实并没有变。我制作动画的目的也是因为想珍视人类的存在。我对大家所想所感,以及作为感情经历过的事报以深深地敬意,也很希望自己能尊重角色们的私人生活。所以,在描绘这些角色时,我也会考虑很多。关于这点,不管以后创作什么作品都不会改变。在创作动画作品时,要心中常怀着尊敬的想法。

本次与Science SARU的合作也是如此,今后我可能会涉足不同的领域,主人公和她的性格也可能会发生改变,但是我真正的核心是不会变的。

 

——关于您的早期作品,我想问您一些问题。一部分粉丝认为《幸运星》和《轻音少女》讲述了女学生们悠闲的生活,担任了00年代流行风潮的重要一环。请问您赞同这种说法吗?如果赞同,您认为为何会流行起这种题材的作品呢?

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幸运星》是其他监督的作品。我当时也在京都动画任职,所以有参与制作。当时确实有股高中生作为主角团的风潮,可能会有人认为,当时的流行趋势简直象征着时代特色。不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并没有想过迎合时代来创作动画,也尽量让自己不被流行趋势影响。就如我刚刚说过的理由一样,我希望自己能够重视角色们的情感,这一点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不会改变。所以,我希望自己不要去迎合潮流。
 

——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有种说法认为《轻音少女》是迎合男性粉丝的作品。但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日本观看《轻音少女》的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非常高。关于这点,您有什么想法吗?

 

嗯,制片人们最初的目的确实是这样。不过,我在创作《轻音少女》时没有考虑到这个方向。我意识到的是……我只是想单纯地被她们的可爱和率真感动,想把这种想法传递给观众而已。制片人们没有强加过于商业的想法和目标或许就是《轻音少女》大受欢迎的秘诀吧。

 

——2017年到访格拉斯哥时,您曾说过,《声之形》虽然包含有恋爱元素,但里边的爱情故事并不是最重要的部分。那么,《利兹与青鸟》是否可以说是以恋爱故事为主线的作品呢?可以明确指明这是一部同性恋者的爱情故事吗?在这群少女中,至少霙应该是同性恋吧?

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玉子爱情故事》也是这样,正如您刚才所说,很多人把《利兹与青鸟》当作一个同性恋的故事来欣赏,但这并不是我有意做成这样的。我来解释一下吧,与其说这是某种性取向的表现,不如说是青春期的表现。在那几年里,友情、对他人的执着、依赖心,所有的情绪都变得沉重……因为人物生活的世界也有局限性。我只是想描绘十几岁的青春期有多么辛苦,以及她们又会有什么样的倾向。

所以,我无法简单一句话概括,“是的,她们是同性恋,这就是她们的爱情故事。”究其原因,因为我无法评论她们将来会爱上什么样的人,会成长为怎样的大人。我能做到的,仅仅只是描绘出她们那时的写照。我的回答真令人难懂呢。

 

——最后一个问题,听说您今后将在Science SARU担任长篇电影的监督,请问这是真的吗?

对的,我正在和Science SARU推进长篇企划。今后也会画一些分镜。这份工作可不简单,我也非常头疼呢。

山田尚子监督于伦敦·有关新作与旧作的访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