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data/wwwroot/www.webacg.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56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_动漫网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本文基于《凉宫春日的消失》官方公式书(第86页到第91页)的采访和ULTIMATEMEGAX的英文翻译。
英文翻译链接:https://ultimatemegax.wordpress.com/author/ultimatemegax/

翻译:凉宫春日搬运站字幕组
欢迎校对和翻译错误指正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川流(1970年12月19日),作家。代表作《凉宫春日的忧郁》(角川文库发行)在2003年获得第8届Sneaker大奖,另外还有《逃离学校!》与《我的世界守护者》等系列作品。

志茂文(1962年4月28日),动画脚本家。曾任《全金属狂潮!》系列、《超重神GRAVION(港译:超重神)》,《韦驮天翔》等的系列构成,也担任过《AIR》、《Kanon》与《CLANNAD》等作的脚本。

石原立也,个人简介在与监督的采访中已有提及.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趁看完电影的感受还新鲜,请先聊聊你们对电影的第一印象吧。


谷川流:看之前我只感到心脏砰砰直跳。而即使在看完影片的当下,我的心也依旧无法平静。

石原立也:你想问它的表现?我想是时候把问题抛给谷川桑,毕竟这问题对我来说有些伤脑筋。

谷川流:你改编出了一部很棒的动画,我很高兴我是原作者。谢谢你。

志茂文彦:我被任命去负责剧本,也就是决定台词的含义和字数。一开始阅读时我常思考一些(谷川流)之前的决定,但随着故事的发展,小说逐渐赢得了我的赞赏。仅仅看到春日和其他的角色就已经让我感到高兴。小说临近结束时,我是用观众的角度在看它。

谷川流:因为在写小说时,我并没有思考过对白的语调和角色的情感。而角色配音的感情让他们的对话更加出色,让我在观看时感到很新鲜。有种小说在我耳边被背诵的感觉(笑)

志茂文彦:在原著中,阿虚的独白带有独特的滋味,所以我们在写剧本时不能随意改动。每次碰面时,谷川流的出席都能帮到我们。

谷川流:这是我能干的事情,毕竟写文章是我的本职。但很明显我画不出这样的画。

石原立也:这次我们不能够进行后期配音。

谷川流:每次配音的时候,我们只能粗略观看一下。但我并不是说这事很糟糕。杉田智和桑,也就是阿虚的配音,表现得极其优秀。我要为他的配音道谢(笑)

石原立也导演,关于整部电影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石原立也:台词,音乐,配音等等……全部这些结合起来制成的电影创造出了让人感到如此平静的展出。以上这些元素完全部呈现之前,这部电影的特点都很难被展现出来。因此,我们需要让思想放空,心无杂念地去观看这部作品。我曾经对我没有办法去上洗手间或者关于电影时长的问题有着不小的担忧。但是抛开这些担忧,我从头至尾完整地看完了整部电影并对此充满信心,“简直棒了,不是吗?”

这是一部自信之作。

石原立也:因此,我现在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我觉得这部电影很有趣,但其他人可能觉得电影带来更多的是震惊而并非有趣,因为我的紧张来源于和谷川流先生一起看这部电影。

谷川流:和往常一样,很感谢您为鄙人陋作所做的这一切。平时因为不好意思,不会像这次说得这么直接。

石原立也:非常感谢您的称赞!

我们希望能够了解一些关于电影的情景规划。规划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志茂文彦: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笑)。我们最早的规划是从2007年六月开始的。在那个时候我们就计划要让“凉宫春日的消失”(下称为“消失”)这一章节成为TV动画的一部分。

石原立也:当我们在计划准备按照正常顺序再放送一遍“凉宫春日的忧郁2006”的时候,我们讨论过制作下一季的动画。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打算做到“消失“的那一部分了。

谷川流:我们聊过到底应该将“消失”这一部分的剧情制作成TV动画还是剧场版。对我而言,我希望在两个地方都能够看到关于“消失”的剧情。在我们实际的工作过程中,我们同时在制作“竹叶狂想曲(09版凉宫第8话),“漫无止境的八月”(12-19话)以及“凉宫春日的消失”剧场版动画。

志茂文彦:我在当时负责了“竹叶狂想曲”的剧本。我提笔时注意了让它便于连接上“消失”的剧情。

谷川流:刚开始的时候是把消失分成7话来写的对吧?

志茂文彦:我当时把“消失”的剧情分了好几个部分去写,这样各部分就可以变成每一集的剧本了。

石原立也:我们打算从一开始就完成从头到尾的所有情节。之后,当A部分的手稿堆积如山的时候,我们会去校对B部分的内容。A部分和B部分的工作是同时进行的。

志茂文彦:综上所述,A部分(世界改变之后的内容)已经堆积了七份的手写稿。

《消失篇》最开始被当作TV集来构思

你们一开始打算制作一部多长时间的电影呢?

志茂:我们并没有一开始就决定好电影的时长,而是将整个工作分成了好几个部分然后同时推进。我们希望让所有关键的场景都有足够的时间来演绎。

石原:随着分镜脚本逐渐完善,我们对于电影的时长就有一个大概的估计了。我们讨论过很多次是否应该缩短一下时间,但最终成品的时长还是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有些人会认为对于制作一部剧场版动画来说,时间问题会是一个麻烦。剪掉一些我们很喜欢的场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此在这部剧场版动画中,我很高兴我们可以保留如此多的场景。

志茂:这就是电影长度相当于整整八集动画时长的原因了对吧?

石原:当我们在讨论关于这部电影的想法的时候,我实际上希望它能变得更长一些。我希望能够在其中加入更多的场景。我们虽然用了整整六集动画来制作“凉宫春日的忧郁”这个篇章,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去对原作进行大量的删改。

志茂:本来是打算用五集动画去制作“忧郁”这个篇章,但是我们对此不太满意所以就变成六集了(笑)。尽管“消失”这部电影很长,但我们仍旧无法将原作的所有元素放入剧场版之中。

谷川:因为故事很长啊(笑)。

消失-必须被写下的故事

你们对于每个角色都有进行过讨论吗?

石原:当然有讨论过,尤其是当我们在着手于分镜上的时候。我曾和武本康弘和高雄统子两位导演讨论过关于“这些台词听起来可以表达出凉宫春日和其他角色的真实感受吗?”这类问题。在我们和导演们交换过对于制作的想法之后,就能够去描绘角色的神态了。

谷川:那是因为不是每一个角色的神态都会在小说中被描述。对于小说而言,只有重要的部分才会被写出来。

石原:谷川流先生原作中的好几个部分都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写作方式。比如,您写的“有着一双看起来像是来自深海的眼睛”(我找了好久没找到对应的原文,需要集思广益一下)

谷川:还有那句“我看到了她以厘米为单位的首肯动作”。这不是为了画面而服务的写作方法。

即使对于分镜来说,也只会在旁边写着像是“小说中写着‘我看到了她以厘米为单位的首肯动作’“这样的指示。

石原:确实是这样。我们在制作动画时会很在意原作中人物的神态举止。

志茂,你在写电影剧本的时候也注意到以上这点了吗?

志茂:因为原作讲了一个精心绘制的故事,我们只能把它拆分成了好几个部分。通过改变一些场景,表达的意思就会截然不同。为了最大程度上展现角色的魅力,我们就需要增加凉宫春日和其他角色活动的场景。我将剧本的侧重点更多的放在了故事的这个方面。对我来说,这并不只是我对于“凉宫春日”这个系列单纯的喜爱那么简单。我也很热爱“消失”这个故事本身,因此很幸运能够担任电影的脚本作家。我感觉我是怀着十分愉快的心情去写的。

谷川:非常感谢您的付出。

志茂:不用特地感谢我。我在写脚本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在“消失”中,阿虚被夹在了长门和春日两个世界之间,有点像是某种形式上的相互对立。或者你可以称之为三角恋……凉宫春日出现的场景时间都是从早上开始直到放学,而长门有希出现的场景则是从放学之后一直到晚上。春日和长门只有在SOS团的活动教室里同屏出现过。我觉得这个写作手法很漂亮,不过谷川先生您是特意这么写的吗?

谷川:说实话,我甚至没怎么注意到您说的这一点……(笑)

志茂:春日处于白天明亮的时间,长门处于夜晚昏暗的时间,阿虚在其中来回游走。这就很有画面感了。当您在写原作小说的时候,您说过您是带着满满的元气去写的对吧?

谷川:我必须要写“消失”这本书,尽管它经常会让我本来就匮乏的工作热情变得更少(笑)。从某方面来说,我觉得我有义务要完成这部小说。我在一开始大致构思了一下我的写作目标以及故事要怎样发展,接着我提起了笔说着“OK,让我们开始吧”。 然后我在三周之内完成了“消失”这篇小说。

石原:好快。

谷川:对我而言,我觉得我构想了一个很严肃的故事。直到这部小说为止,阿虚的性格特征一直有点飘忽不定,不过现在“消失”这个篇章进一步强化了他的个性特点。我认为“消失”这个故事是凉宫春日系列所需要的。但我不知道对于读者而言这是否有趣,哪怕到现在我也不太确定。

石原:这部你一口气完成的作品现在可是非常的受欢迎。尽管我有着很多的经验,但每当我脑海中出现高质量的分镜画面时,我也会立刻尝试将它画出来。即使当我看着我在脑海里反复品鉴后确认没问题的分镜时,我依然对可能还会找到其中不足之处的这件事而感到紧张。

志茂:“重任在肩”的意思是吗?

谷川:即使是这样,心无杂念地写作还是比创作时坐立不安要强。

石原:从表面上来看,“消失”像是一个用来凸显长门有希这个角色的故事,不过它实际上是紧紧围绕在阿虚和春日身上的。当我在写分镜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着这次阿虚会积极行动。

谷川:我最终决定让阿虚在“消失”中正式成为主角。

你有问过谷川先生关于剧本上的问题吗?

志茂:我在我们一起读剧本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些他的意见,因此我没有什么其他想问的问题了。不过因为长门手上读的的还有文艺部室里书架上的那些书会出现在画面中,所以我们就会需要咨询一下谷川先生的想法。

石原:在电影完成前的最后一刻,我询问了谷川先生关于阿虚手机中通讯录里人名的问题。可不可以将阿虚初中时关系很密切的一个女生的名字放进联系人列表中。

阿虚总共查看了他的手机通讯录两次,一次是在世界改变之前,一次是在改变之后。

石原:我们不知道阿虚的手机用多久了,但他至少有和他关系密切的初中女生的联系方式。

谷川:凉宫春日这个名字就会被放在さ行里对吧?没有人会知道手机屏幕上那个女生的真实身份……可能会是另一个同名的女生噢(笑)

从剧本到分镜的转换过程顺利吗?

石原:实际上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就删去了一些场景。

志茂:没错,确实有。我们本来构想了一个阿虚在那间他做了一场幻梦的医院里醒来之前的情景。是那个在改变后的世界中火车站旁边的咖啡厅里的场景,在店里阿虚和长发春日、古泉、实玖琉还有长门在一起欢笑着。这意味着哪怕是在阿虚修正了世界之后,平行世界中的春日和其他SOS团团员也依然在一起进行着社团活动。

石原:然后当阿虚醒来时,他会说着“我感觉我好像做了一场很有趣的梦”,但这样的话,句子的意思就变了。

志茂:当我看完了没有那个场景的电影之后,我感到些许的安心。因为对于原作故事而言,这并不是平行世界而是被改变了的同一世界。

未在原作或场景中描绘到的同学们。

志茂:电影中出现过很多难以绘制的场景不是吗?

石原:实际上我对于完成的关键帧数量感到震惊。有一天我在我办公桌上拿起了一个纸箱并说了句“这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发现是同一关键帧的所有画稿。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

石原:举个例子,电影中春日消失之后的第二天,在朝仓询问来到教室里的阿虚“今天睡醒了吗?”之前,镜头从地面上升起然后平移到了朝仓凉子的脑后。虽然整个教室是3D制作的,但是里面的同学都是手画的。我希望观众们能够同时关注场景和人物,这个镜头原以为只需6-7张原画就可以完成。即使教室是用3D动画制作的,我们仍然需要让镜头四处移动来为该区域增加另一个维度。最终,我们不得不非常细致地去画那些同学。

志茂:这些同学都很有意思不是吗?

石原:虽然不太好说,但是每个班上的同学都有自己的故事。比如,那个戴眼镜的男生现在就处在一段单恋中……

志茂:我们同样还需要在脚本中准备好背景里同学交谈的内容

石原:通常对于背景环境音来说,我们会有很多有空的声优说适当的台词,但是这一次我们的音响监督鹤岗阳太先生不太希望我们给背景音写台词。

难道不是志茂先生来写这些台词吗?

志茂:台词分别由各个演出的负责人来写。

石原:背景环境音不包括在分镜里,所以每个部分的指导需要之后写上去。

志茂:每个同学都是衣着得体。

石原:个人而言不能容忍“在裙子下面穿运动裤”这样打破着装规范的家伙(笑)但是每个同学拥有不同的外套,不是吗?他们当然会把外衣挂在椅背上,毕竟这是冬天。我们在调节氛围上花了不少功夫。京阿尼是不是有点傻呢?

京都动画有点傻?

石原:或许吧,毕竟我们在设计所有角色的时候都会做上面所说的事(笑)。

志茂:如果是一位美丽的女性的话,搞不好会被叫做“迷糊酱”

石原:你不觉得"京阿尼笨笨"这样的想法挺有道理的吗?我觉得我们做事可以更潮点……

谷川:但我不可能用所有的篇幅去描写那些同学,我投降了(笑)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https://kyoani.cn/anibaka

不同于原作小说的原创结局

为什么要把剧情的高潮放在屋顶上呢?以及为何在图书馆里收尾?

志茂:让高潮部分的剧情发生在屋顶上是我的想法,我向谷川流确认先生了这个方案。

石原:我认为把高潮设置在病房有点闷。

志茂:而且我想让雪在下落的时候让有希站在那里。(“雪”和“有希”在日文里都可以读作yuki)

石原:雪落的场景是原创的剧情。

谷川:雪不可能恰好在那个时间落下(笑)

那场雪是因为春日的能力吗,亦或是别人对于环境的操纵,还是单纯的一个奇迹?

石原:我个人好奇的是,那个场景有些分镜的灵感参考了「編集長★一直線!」(悲愤里写的小说)里的插画。这种分镜就会让人认为这里的事情对应了长门当时写的小说不是吗?虽然我当时没有得到谷川先生的确认就这样做了。

谷川流:不,这不蛮好的嘛? 即使长门以那个时刻的场景为主题写小说,我想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在屋顶上,阿虚对着信息统合思念体大喊“为什么要把长门设定为这样一个忧郁的女孩呢?”我觉得这是谷川先生自己的呐喊。

谷川流:自我批评是吗?(笑)现在来看就是套模板角色的对立。阿虚自己不就是“对立”嘛,在一堆美少女角色模板中之间加入一点吐槽。

演员表播放完后,是以长门在图书馆里的记忆收尾的。

志茂:这个结尾是谷川流的注意。

谷川流:这个创意来自于改变后长门对于图书馆的记忆。我们之前有想过吧这段做成回忆的想法,但是放太多回忆不太合适,所以就变成了现在的尾声。

石原:你是说这段记忆发生在"消失"之后吗?

谷川:这只是一段场景而已。

志茂:“用书遮住嘴”是谷川的愿望吧!“不知道是笑还是面无表情”的感觉。

谷川流先生,消失的主题曲“温柔的忘却”歌词原稿也是你写的吧?

谷川:我想写出长门风格的歌词。有点像长门写的那种“电波文”。其实我也不怎么记得自己写的东西还剩下多少。

志茂:是谁选了要用清唱版本的?

石原:我也想知道。

工作人员:最初是制作人伊藤敦要求说要用“清唱”的。

在看了首映之后,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这项作品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呢?

石原立也:我不觉得这算完成了。我们的工作在听到粉丝和观众们的感想之前都不算结束。看过原著的读者可能对某些场景有着不同的想法,但动画版是我们的解读。

志茂文彦:我觉得结尾很有完结感。《消失》的结构就如同一则经典的冒险故事;尽管主人公穿梭于不同的世界,最后依旧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阿虚的旅程不就是这样的吗?

谷川流:我很确信那些读过小说的粉丝在看了电影之后会接受这部作品。要是这部电影评价不高,那么我敢肯定都怪那糟糕的原作小说(笑)

石原立也:欸,小说可是非常有名的。如果电影的呈现不理想的话,那就是总监督的责任了。

志茂文彦:不不不,这个动画可是京阿尼做的。既然他们已经全力以赴,那么作为写脚本的我应该背这锅。

全部一起:不不!(笑声)

石原立也:…..好吧,请大家去电影院尽情享受吧。

凉宫春日的消失 原作 - 总监督 - 脚本座谈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