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唯一一个能使剧情反转的剧本了

然后接下来屏幕突然一黑,出现诸如什么制作名单Directed by Robert B Weide(笑,什么23世纪福克斯啊什么的,影片结束,观众们纷纷起身从电影院里面走出来,这部拍摄于威慑纪元60年年底的贺岁档名为《三体》的“超写实”电影刚刚完成了首映。

“这拍的什么烂片啊,我们的执剑人罗辑能是这种傻子,反正我不信,这太荒诞了,亲爱的你觉得呢”说着便搂住了旁边那位纤细的男生。

“真不敢想象那些公元人竟然搞了这么个无聊的计划,而且三体人现在不都跟我们和平共处了吗?”

“原来我们的执剑人是这么一个智力障碍的神经病,那万一他哪一天突然擅自启动引力波天线那我们不就完蛋了吗!”

“所以啊,听说最近PDC想要替换执剑人,罗辑他老了,他作为一个公元人早该交出威慑天线控制器,上头为了给这一行为背书,不然你看过去谁敢去拍这么一部恶心人的片子,可以说,这部电影是对执剑人独裁专治制度的挑战,很有进步意义。”

“那新的执剑人候选人是谁啊?”

“好像是叫一位叫程心的姑娘吧,她也是公元人”

“凭什么又是公元人,这是对我们新生代的歧视啊”

与此同时,在地底深处引力波宇宙广播系统零号控制站内,如同坟墓般简洁的白色大厅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身着黑色中山装的老者端坐在半圆的白色大厅中央,仿佛是白沙海滩上一只孤独的铁锚,任凭时间之浪与岁月之风而岿然不动,又好像狙击镜中那从不移动的准星,正瞄准着远在四光年外不断摇曳的星辰。

老者的眼瞳中只映入了面前的白墙,如同凝视无穷的深渊,而同时,深渊也凝视着他,如果十年可以破壁,那面前的这白壁早已破了五次。

刚才的智子已经来过了,来看望这位与岁月斗争了50多年的老对手,它没有干扰老人的面壁,而是给他看了一下外面这几天正在上映的《三体》

当然,老者不必因为智子的这一行为而要去补票,谁敢找他要理由啊,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智子当然不是为了专门羞辱罗辑这位令人起敬的对手而这么做,在影片放映完以后,智子打出了几个字

“为这些人,真的值得吗?”

“…………”老者不言

老者的眼神依旧没有改变,依旧如同剃刀般锋利,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铁锚依旧紧握着旋转的日月,准星依旧狙击着遥远的星辰。

这么改是现在这坨答辩唯一的救赎方法,觉得这样才符合原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48870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